<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八卦掌培訓 安徽法官培訓 培訓服務 北京培訓

                          芭蕾培訓

                          年入千萬,她壟斷少兒芭蕾培訓,想做舞蹈界新東方

                            提要

                            1、通過“培訓+賽事”的方式,年營業額2000多萬

                            2、制定校區運營標準復制到二三線城市,實現品牌的橫向延伸

                            2005年初秋,北京。

                            幾個年輕的女孩子懷抱傳單,站在人來人往的長安街上,有人經過,手里的傳單就被迅速塞到人家手中。傳單上,一家名為“港藝芭蕾”的舞蹈培訓學校正在招生。

                            帶領她們的是饒秋實,也是這家培訓學校的校長,時年僅有20歲。一周之前,她做出了開辦一所少兒芭蕾舞蹈培訓學校的決定。

                            2016年,港藝芭蕾已經成為少兒芭蕾舞培訓的知名品牌,在北京地區擁有8個校區,2000多名學生,通過“培訓+賽事”的方式,年營業額達2000多萬。

                            目前,港藝芭蕾正在規范管理、運營、教學等各方面的流程,以制定一個校區運營標準復制到二三線城市,實現品牌的橫向延伸。

                            在饒秋實的計劃中,未來兩年將增加20個校區,進軍4歲半以下的低幼市場。

                            同時,圍繞“芭蕾舞培訓”,開發其他衍生品,在互聯網時代下,做“芭蕾+”。

                            “莽撞”創業

                            2005年,在香港芭蕾舞團當了三年舞蹈演員的饒秋實回到北京,深感兩地芭蕾舞蹈教育的差異。

                            香港跟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一樣,早已進入“全民芭蕾”的階段,無論是專業學習還是業余愛好,都能找到相應的學習機構。

                            但在北京,芭蕾還是陽春白雪,一切都在走專業化的路子——進專業院校學習,去專業舞團跳舞,市場上尚未有一家面向普通人的芭蕾舞學習機構。

                            瞄準這個痛點,饒秋實迅速拉起了一支8個人的團隊,成立北京港藝芭蕾舞培訓中心。

                            在此之前,饒秋實沒有接觸過任何商業上的東西,但她還是認真撰寫了商業調研書,做了財務預算。從有想法到租場地、印傳單、開始招生,整個過程僅用了一個星期。

                            “當時跳芭蕾的人很少,有沒有想過這件事做不成?”

                            面對這樣的提問,饒秋實表現出了年輕人的“軸”勁和專業芭蕾舞者的傲氣:“專業的人做這個的沒有!”

                            第一批學員很快到位,一共20人,遠超12人的預期,雖然定位為少兒芭蕾舞培訓,但根據當時的報名人員情況,饒秋實將其分為3個班次:幼兒班、專業班、成人班,課時費70~100元。

                            專業芭蕾舞者饒秋實變成了學生口中的“饒老師”,但在她的同行眼里,這卻是一個非常“跌份”的選擇。

                            北京舞蹈學院芭蕾舞系每年從幾千名學生中挑選幾十人,畢業之后要么留校任教,要么進芭蕾舞團,都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饒秋實的選擇在周圍人眼里跟幼師無異,“那個時候別人會覺得我瘋了,這種事也能干。”

                            面對周圍人的反應,饒秋實又拿出了創業時的“軸”勁:“教學沒有什么丟人的,能把業余班教成專業生才是能耐。”

                            多年后,饒秋實朋友圈的一句話或許可以解釋她當時的“軸”:“我的老師,我老師的老師,一生的熱情和精力都在芭蕾舞教育事業上,這也算是一種信仰吧。”

                            憑借當時北京市場上唯一的專業芭蕾舞者師資團隊和北京舞蹈學院的專業教學體系,港藝芭蕾迅速打開了市場。

                            半年之后,港藝芭蕾第二家分校成立。

                            “芭蕾+”

                            芭蕾舞的學習枯燥又辛苦,一個基本功經常一練就是一天,不像專業院校的“強制性”培養,在這種枯燥的訓練生活中,業余學員極易“敗下陣來”。饒秋實知道,必須為這樣的辛苦訓練找一個出口。

                            舞臺和掌聲是舞者最大的渴望。

                            為此,饒秋實讓團隊的人去跟文化部等單位洽談,申辦少兒文化交流活動,面向全國各地的少年宮和群眾藝術館,活動形式包括演出、比賽、參觀學習等,每個小朋友收取一定的費用。

                            這種“培訓+賽事”的商業模式一直延續至今,隨著學員日益增多,饒秋實開始組織少兒芭蕾專場演出,由其表演的原創少兒芭蕾舞劇《胡桃夾子》《天鵝湖》《睡美人》等作品成為港藝芭蕾的品牌,甚至接到國家大劇院的演出邀請。

                            面對當前互聯網+的大潮,饒秋實并沒有表現出太大的熱情,“O2O只是一個概念,它其實把很多簡單的事情復雜化了”。

                            在她看來,“芭蕾”才是港藝芭蕾的核心,只要把“芭蕾培訓”這個產品做好,港藝芭蕾可以做任何事情。

                            饒秋實將其形象地比喻為“芭蕾+”。

                            所以,除了常規的“培訓+賽事”,目前港藝芭蕾還是北京舞蹈學院的考級承辦單位;有自己研發的少兒芭蕾舞蹈教材,目前已在全國推廣使用;有專業芭蕾舞鞋、芭蕾演出服的高級定制實體店;未來還將承辦全國性的芭蕾舞蹈賽事。

                            圍繞“芭蕾”,饒秋實正在思考更多的變現渠道。

                            未來兩年,饒秋實將通過連鎖的方式將“港藝芭蕾”這個品牌延伸到二三線城市,增開線下店面,搶占4歲半以下的低幼市場。

                            一直以來,港藝芭蕾只招收4歲半以上的學員,在饒秋實這個專業舞者看來,4歲半以下的兒童學習芭蕾吸收不了。

                            近年來,早教機構推出了4歲半以下的體驗式芭蕾舞蹈產品,蠶食了低幼芭蕾舞蹈培訓市場。初期的不屑后,饒秋實終于按捺不住,“用著我研發的教材,教我不收的學生,我是什么心情?”這是饒秋實在整個采訪過程中唯一有情緒波動的話題。

                            因此,增開連鎖店既是出于規模擴大的需要,也是為了搶占二三線的低幼市場。饒秋實并不是一個職業商人,她不擅長跟競爭對手直接對抗,但自有一種避重就輕獨辟蹊徑的商業策略。

                            “忽略低幼市場是港藝芭蕾十多年來唯一走過的彎路”,回顧十年創業路,饒秋實如是總結。

                            總的來說

                            港藝芭蕾的目標是要做“舞蹈界的新東方”,但就目前的體量來說尚有一定的距離。2017年饒秋實將在港藝芭蕾的規模化擴張方面發力,這必然需要更專業的管理及運營人才。作為一家以教學為主導的培訓機構,對優秀管理人才的吸引力相對欠缺。理順運營思路之后,尋找優秀人才是饒秋實當前最迫切的問題。

                          北京培訓隨機網文:

                          培訓心得 冰上培訓 無人機培訓 變革管理-適應變革 全科醫生培訓 放射衛生監督培訓 CEO培訓 哺乳顧問培訓

                          病媒生物監測培訓

                          保鏢培訓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