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SAT培訓 美國培訓實習 出國培訓規定 出國培訓 新加坡留學常識

                          SAT培訓市場

                          SAT培訓市場“兩不管”

                            一些培訓機構為了迎合中國學生的應試需求,炒名師、虛構資質的現象時有發生。亂象的背后,是監管的缺失。專家認為,雖然國家允許此類民辦教育機構存在,卻一直沒有明確監管主體,工商部門不管教育,教育部門沒有監管權限,所以造成了“兩不管”局面

                            法治周末記者 戴蕾蕾

                            SAT火了,但SAT考場內外的廝殺,一次次重復的“刷分”,疲勞轟炸式的培訓課程似乎讓這個考試變了味。

                            “SAT的‘經’被念歪了。”這是英銳教育副總裁朱非一近年來十分強烈的感受。在他看來,SAT是一種學術能力測試,考查學生有沒有完成美國大學本科學習的學術能力。但美國學校發現,SAT在檢驗中國學生這方面能力時似乎“失靈了”。

                            而且一些培訓機構為了迎合中國學生的需求,炒名師、虛構資質的現象也時有發生。

                            SAT培訓“只求分數”的惡果

                            “在美國,參加SAT考試前是不需要培訓的,考試是平時知識的累積后自然而然的釋放,現在成了國際版的高考獨木橋。”一位留學專家不無憂慮地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

                            中國學生在美國本科課堂上遭遇的問題越來越多。昔日被歐美名校錄取的中國學生頻頻曝出被學校“勸退”或“主動休學”。《紐約時報》更是在2011年刊文《中國難題》,直指中國學生因為英語不過關、學術能力堪憂,給美國課堂帶去“災難”—教授無法按計劃完成教學大綱,課堂進度受阻。

                            “考得進名校,但讀不完名校。”一名哈佛招生官曾這樣說中國學生在美留學的尷尬。這與不少中國學生沒有真正獲得海外高校所需的學術能力緊密相關。

                            “如果學生SAT考到2000分,在美國高校看來,這表示他的閱讀能力已達到大學標準,但結果,這孩子在課堂里幾乎難以生存。為什么?因為那是刷分刷出來的成績。”朱非一說。

                            在一些留學專家看來,中國孩子學術能力的“后天不足”恰恰與國內現存留學培訓市場“只求分數、只求結果”的心態有關。

                            一位早年移民美國的華僑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美國中學和大學很不同,大學里的閱讀量、寫作量大增,每門課每周就有500頁至1000頁的閱讀量,還要完成若干論文、小組項目。很多美國高中生也會不適應。

                            “如果是靠刷分刷出來而不具備相應能力的話,很難從大學畢業。”該人士說。

                            需明確培訓機構監管主體

                            “炒名師成了現在SAT培訓領域的普遍情況。”一家專做SAT高端培訓的機構負責人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打開很多SAT培訓機構的網站,都能看到“SAT名師團隊”的字樣。

                            “事實上,SAT學習是個內化的過程,不是有名師就能解決問題的。”該負責人說。

                            而一位SAT考生家長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很多名師都是在不同機構去巡講,講完就走,質量不見得多好。“他們多數是講小班的課程,一個班10人至20人,一個學生一小時收費200元至300元。”

                            法治周末記者查閱資料發現,對于培訓機構的教育質量到目前沒有一個衡量的標準。此外,一些培訓機構過度宣傳、資質虛假的情況也存在。

                            據媒體報道,上海一家名為“波士頓國際教育”的培訓機構,SAT培訓售價28800元。該教育機構稱,他們的培訓老師是SAT的出題老師,而且也是SAT考試的評分人,此外,還和著名的國際公益組織ME TO WE合作,可以帶孩子去肯尼亞做義工,價格50000元左右。

                            事實上,一位SAT培訓機構負責人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出題老師、評分人的情況在SAT考試中基本不存在。“SAT的題目每年都是變化的,不可能和國內高考一樣,一直有個出題組。”

                            而ME TO WE也在官方微博上的申明—沒有和任何機構有合作項目。

                            上海工商局網站上則顯示,所謂的“波士頓國際教育”注冊在浦東泥城鎮,企業名稱是貝育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經營范圍有網絡科技、商務信息咨詢和圖文設計制作等,并沒有培訓。

                            據法治周末記者了解,現在多數培訓機構是以公司形式在運作的,進行的是工商登記。因為依據民辦教育促進法第11條的規定,舉辦學校屬于行政許可范圍,即“舉辦實施學歷教育、學前教育、自學考試助學及其他文化教育”應當取得教育行政部門的審批,未經許可,不得實施以上教育行為。但該法第66條對此作了除外規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注冊的經營性的民辦培訓機構”無需獲得教育行政部門的許可即可實施培訓行為。

                            全國政協委員葉明表示,培訓行為與“其他文化教育”存在重疊,很難界定語言培訓、舞蹈音樂、計算機等級等培訓甚至課業輔導是否屬于“其他文化教育”。

                            “由此,同一種行為既可以是行政許可行為,也可以是工商的一般登記行為,存在法律上的矛盾,在現實中造成了混亂。”葉明說。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喬新生教授表示,雖然國家允許此類民辦教育機構存在,卻一直沒有明確監管主體,工商部門不管教育,教育部門沒有監管權限,所以造成了“兩不管”局面。他認為,國家應該理順教育培訓機構的管理體制,明確統籌管理的責任部門。

                          相關閱讀:

                          安徽大學 培訓文摘 山東培訓機構

                          四六級培訓

                          生活培訓班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