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科技創新培訓 酒店管理培訓 中秋節習俗 變革管理-引領變革 怎樣辦理外國人就業證 英文怎樣找工作 變革與創新 吉林培訓

                          入職培訓詐騙

                          入職培訓被強迫做高難度動作中途退出所有交的錢都不返還
                          (原標題:入職培訓被強迫做高難度動作中途退出所有交的錢都不返還)

                          近日,多名長春在校大學生向新文化報反映,在長春市吉順街南嶺體育場內,有一家KTV對外招聘,在各大招聘網站上標明日薪300元,令不少大學生心動,但當他們趕到這個KTV應聘后,卻發現了種種問題,不僅沒有得到一份高薪工作,甚至還損失了580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開始的時候一個姿勢5分鐘,后來就是半個小時,他(培訓人員) 一直不叫起來,我們就一直蹲著,實在是難受。 ”

                          ——這名求職者說

                          疑點1

                          還沒入職就先交580元

                          離開時被要求簽“返款合同”

                            “我是一名在校大學生,想做些兼職賺點錢,就在58同城網站上找了一份兼職。”龔同學說,看了眾多招聘信息,最令他心儀的是一家名為“長春市雷鐸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招聘條件,因為對方的要求十分簡單。“這家店招酒水服務員,要求特別簡單。16周歲至30周歲,身高160厘米以上就行。工資還高,每天200元。”龔同學當即在網站上投遞了簡歷,令他沒想到的是,不到10分鐘便有人打來電話。

                          電話中,一名自稱是公司負責人的男子,在簡單詢問了龔同學的個人信息后,便告知他當日下午5點來面試。“招聘上寫的是餐飲公司,聯系人是雷經理,但來電話的這個人說自己是王經理,應聘公司是一家KTV。”龔同學按時趕到了其指定的南嶺體育場內的這家KTV。

                          龔同學說,面試在這家KTV的一間小包房內進行,門外的牌匾被紅布遮著,室內桌面的宣傳單印著“大三元KTV”字樣,但龔同學說,他在桌下看到刻著的名字是“****會”,猜測是該KTV之前的名稱。“給我面試的是一個姓金的經理,說正式上崗前必須先培訓2天,考核通過才能上崗。金經理說培訓期間要先交500元的服裝費,正式上崗10天后會把錢還給我,這些都會簽合同,不會騙我的。”龔同學看到,金經理拿來的合同確實條款分明,便簽了字,隨后用微信轉賬轉給金經理500元。錢款到賬后,金經理便以蓋章為由帶著合同離開房間。

                          接下來的幾天,龔同學共參加了6次培訓,培訓的內容卻讓他對這場招聘越來越疑惑。“培訓剛開始,又收了我80塊錢。然后讓我們所有應聘者待在一個屋子里,不讓說話,還把手機都交上去,頭三天就是背酒水價格表,每天大概3個小時,從晚上7點到10點半左右。”三天后,龔同學進入了“體力考驗”環節,培訓禮儀動作,包括90度鞠躬、半跪式倒酒等,隨著強度越來越大,龔同學漸漸有些受不了了。

                          “開始的時候一個姿勢5分鐘,后來就是半個小時,他(培訓人員)一直不叫起來,我們就一直蹲著,實在是難受。后來就有個負責人找我談話,說我不太適合這個工作,勸我去快餐店,掙得比這都多。”龔同學說,當時確實有離開的想法,但因對方不返還580元便沒走。可能是自己堅持了6次培訓,所以曾有一名經理提出,要對他進行考核。

                          “考核期間,他們就是在故意找茬,背錯一個字都不行,比如少個 的 都不合格。”龔同學說,最后經理說他沒通過,還需要繼續培訓,這時龔同學堅定了不想再繼續的念頭,“我不想干了,但是他們也不返我那580元。一個負責人還讓我簽一份合同,讓我寫明希望公司不追究我違約責任,已經收到返還的500元。”

                          龔同學為了離開,無奈之下簽了字,簽完后由專人負責將他送走。

                          疑點2

                          究竟需要多少服務員?

                          “每天到店培訓至少60人”

                            在龔同學反映此事的同時,本報還陸續收到另外3人反映類似的遭遇,雖然4人投簡歷的公司名頭皆不相同,但其他三人的應聘、培訓過程,都與龔同學基本相似,培訓地點也都是這家KTV,連說辭也基本相同。在校大學生于同學反映,她與朋友李同學,都是在龔同學離開后去應聘的。

                          “我倆之前通了電話,互相都知道要去這里應聘,但是沒有一起去。”交了580元后,于同學也開始了培訓。培訓過后,再與李同學溝通時才發現,兩人雖然同時去應聘,卻被安排在兩個不同的房間,每個房間內都有十幾名應聘者。“據我觀察,每天到店里培訓的至少有60人,除了我們這兩個屋以外,應該還有一個屋。”

                          在培訓期間,于同學也對這場招聘起了疑心,遂立刻聯系了本報記者。“他們要求的姿勢,我總覺得有些別扭,因為訓練的強度有些大,有幾個人還暈倒了。”為了保證自身安全,于同學與李同學再未去過該KTV,但據李同學稱,兩人不辭而別后,對方也一直沒有聯系過她們。

                          疑點3

                          應聘者反被邀負責招聘

                          “每招聘一個人提成100元”

                            李先生今年27歲,也在12月初到該KTV應聘。李先生說,在培訓過2天后,可能因為自身經歷比較特殊,所以并未像其他人那樣承受不住,卻被經理叫到一旁談話。

                          “有個經理就找我談話,說我不適合做服務員,讓我干人事,負責招聘,還說每增加一個應聘者,至少有100元的提成。”李先生當場拒絕了對方,隨后便離開了KTV。為了要回自己所交的580元,李先生曾兩次報警,后在民警的幫助下,索回了部分錢款。李先生說,整個過程讓他覺得十分不安,并不像真正的招聘。

                          記者調查

                          簽“承諾書”放棄500元才可離開

                            根據4人的描述,28日,新文化記者以應聘者的身份,按照于同學的求職經歷向該餐飲公司投遞簡歷,不到5分鐘便接到來電,要求下午4點左右面試。對方稱就職公司是一家KTV,位置在吉順街南嶺體育場內。記者趕到后發現,KTV門外的廣告牌上的“紅袖招”三字被紅布蓋著,不知是何原因。

                          16時30分,記者被帶入一間小包房面試,由一名微胖男子接待。該男子稱正式上崗前需要參加一個為期2天的崗前培訓,并需要交納500元代購費。“這錢等你正式上崗10天后就會還給你,咱們這都是正規店,有合同的。”隨后,該負責人拿出一份兩頁約A4紙大小的勞動用工協議和一張“應聘登記表”。合同中條款眾多,其中第8條寫到:“乙方工作的服裝,以及其他用品設備由甲方根據所需代為購買,由乙方先行墊付服裝費人民幣伍佰元,乙方工作滿10日后,甲方報銷和承擔上述費用,如乙方工作不滿10日即離職,服裝歸乙方所有和自行處置,甲方不報銷或承擔上述費用。”該負責人表示,要通過培訓、考核后,才算正式工作,如果考核沒有通過就離開,也算離職,是不返還500元費用的。

                          培訓前收走所有應聘者手機

                            記者交完錢后,曾向該負責人索要一份合同,但對方稱要拿去蓋章,讓記者先參加培訓,承諾一定會提供合同和錢款收據,但至記者離開時也沒看到任何憑證。

                          隨后,一位長發年輕女子帶領記者到旁邊的大包房內,此時已有3名應聘者在等待,包房內還有2名工作人員。記者和其他應聘者被要求禁止說話。在屋內應聘者達到20人時,一名自稱王經理的人提醒包房內負責管理的人,該房間已滿不再加人,并通知5點半彭經理給應聘者開會,同時將所有應聘者的手機全部收走,放在桌子上。

                          “你們有一個手機的交一個,有兩個手機的就交兩個。”按照李經理的要求,上交的手機必須靜音并保持開機狀態。手機被統一擺放在桌面上,任何一部手機顯示來電,都必須經過管理人員的檢查方可接聽。接著,李經理根據房間內應聘者的名字,從至少30多份合同中挑出相應的合同,要求應聘者按手印。在點名過程中,記者發現應聘者年齡最小的只有16周歲,最大的也不超過30歲。大部分是在校大學生,也有一些是初中或高中輟學者。

                          想離開就得承擔高額賠償

                            接下來的培訓中,除了聽寫3個小時的KTV價格表、服務用語及基礎消防知識外,就是服務禮儀培訓。“服務禮儀咱們這要求14條,今天只教大家5條,考核也只考這5條,每個姿勢半個小時。”一名培訓人員說。記者發現,禮儀部分幾個動作有些高難度,其中九十度鞠躬抬頭喊出招待語言以及深蹲的姿勢,都讓人很難長時間堅持。看到被培訓者有些晃動或說話時,負責看管的人就會大聲呵斥,并帶有辱罵性語言,迫使被培訓者繼續保持高難度姿勢。

                          當記者提出放棄時,彭經理把記者帶到一個小房間內談話。“這才剛訓練就受不了了?你要辭職的話500塊錢可就要不回去了,錢就白瞎了。”在記者堅持要求退出時,彭經理稱記者的行為屬于違約行為,要追究責任。“你要現在放棄就是違約,得負違約的責任,就是賠錢。”

                          對于具體賠償金額,彭經理并未透露,只說金額遠大于記者交的錢。“可以這樣,老弟,我跟領導說說,幫你求個情辦正規離職。但你得再簽個合同,放棄580元錢,我們就不追究你的違約責任了。”

                          因屋內僅有記者與彭經理兩人,彭經理的態度十分堅決,表示記者不簽署這個合同,便不能輕易離開,記者無奈之下同意了對方的要求。按照彭經理所述,記者手寫了一份“承諾書”,內容為“本人因個人原因,無法繼續服務員工作,望領導批準,并不追究單方面違約責任。現已返還我500元服裝代購費。”最后簽字摁手印,手印被要求摁在日期、姓名和500元字樣上。離開時,記者也由專人負責送離。

                          隨后,記者查閱發現,在多家招聘網站上均有該KTV的招聘信息,負責招聘的單位和經理各不相同,包括“九宸文化娛樂城聯系人遂寧”“長春市漢老漢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聯系人楊經理”“強發管理有限公司聯系人發助理”等等,但單位地址都是這家KTV。記者還發現,該KTV的酒水價格表與網絡中“KTV常見酒水小吃價格”的格式、內容均一模一樣。

                          現場暗訪

                          該KTV店曾先后變換多個名字

                            為調查該KTV的招聘是否真實,28日,新文化另一路記者又以顧客身份進入該家KTV,一名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接待了記者。他對記者介紹稱,這家KTV是試營業,小包房的價格為298元3個小時,酒水、干果免費。當記者提出不喝酒、只想唱一個小時歌,對方表示“從來沒有接待過這樣的顧客”,不知該收多少錢,還反問記者“長春市其他KTV都是如何收費的”。

                          記者沒有給出確切答案,仍是讓男子給出價格,男子考慮片刻稱,可以贈送3個果盤,收100元讓記者隨便唱。“隨便玩兒,多長時間都可以,一會兒我讓少爺過來,少爺是收服務費的,小費隨便給。”隨后,一名20多歲的男子走進小包內,調試麥克音響等設備。

                          記者與該男子交談得知,目前KTV處于試營業期間,但不是新開業的,而是整改后重新試營業。“以前也是,后來人員有變動,又重新裝修的,現在人少。”

                          記者詢問,目前KTV有多少服務員,男子稱,以前的服務員要么是自己離職,要么是被老板開除了,目前僅有4名服務員和2名吧臺工作人員,正在招聘新的服務人員。“現在我們這就培訓呢,20多人,男女都有,在旁邊那屋。我們主要招聘服務人員,吧臺還有迎賓,要招20人左右吧。”該男子稱,培訓內容主要是服務禮儀和日常注意事項,以及酒水價格與消防知識。“培訓沒有固定期限,根據每個應聘者的個人能力而定,背得快上崗就快。”

                          在記者的詢問下,該男子透露,目前已經招聘一個半月了,但沒有人留下,“有兩個試崗的,今天也不在。”至于為何一直招聘卻沒人留下,男子稱,是因為來應聘的多數是大學生,凌晨下班后無法回到學校就寢,而其他社會人員來應聘,有嫌地方遠,也有不愿等正式營業的。“這事兒都是我們人事管,我們不管。”

                          記者聽到該男子對接待記者的50余歲男子叫大舅,便詢問那名男子是否是老板。“不是,他是老板的大舅,我們也跟著叫大舅。”記者又問,目前在崗的工作人員是否都與老板沾親帶故,男子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隱晦地“嗯”了一聲,肯定了記者的猜測。

                          記者觀察到,包房內的電視屏幕、茶幾桌面及門外牌匾,有三個不同的名字,男子證實,不論“紅袖招”還是“大三元”都是同一家,但“陽光KTV”是點歌系統里帶的名字,并不是KTV的名字。

                          在記者離去前,男子向記者索要了服務費。

                          律師說法

                          騙取金額達到4000元 就構成詐騙犯罪

                            12月30日,新文化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里查詢到,這家KTV的企業注冊名稱為“長春市****會練歌場”,成立日期為2012年1月30日,核準日期為2014年11月18日,而后并未有企業名稱變更的信息。但該企業因未按規定公示年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隨后,記者根據“****會”這個名字查詢,發現該KTV在2015年時就曾“高薪招聘”酒水服務員,也有不少網友發帖表示自己被騙,其過程與記者臥底體驗相同。

                          12月30日下午,新文化記者陪同3名大學生來到南關區勞動監察大隊反映此事,勞動監察大隊的工作人員表示,受理3名大學生的舉報,會按照規定對該KTV進行調查。

                          對于此事,吉林吉翔律師事務所的劉海波律師稱,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九條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得以其他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另外,勞動者工作所需要的勞保用品應由用人單位義務提供,不能由勞動者承擔。同時,若用人單位沒有實際用工需求或所需用工人數遠遠小于其招聘人數,那么招聘組織者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公私財物,如騙取的數額達到4000元的,涉嫌構成詐騙犯罪,應處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

                          吉林培訓隨機網文:

                          創新管理思維培訓 組織變革培訓 變革管理培訓 變革管理-適應變革 變革管理-引領變革 誰動了我的奶酪1 怎樣通過關系找工作 怎樣找到人才 把信送給加西亞

                          The Diamond Sutra

                          義務教育質量培訓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