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免費英語培訓 免費太極拳培訓 免費培訓 免費資源

                          免費培訓風波

                          百余名大學生陷貸款參加“免費培訓”風波

                          原標題:百余名大學生陷貸款參加“免費培訓”風波

                            這原本是一場承諾“免費”的大學生培訓:培訓費用以大學生名義貸款萬余元,培訓機構則承諾每月負責償還貸款的本息。然而,在這場“免費游戲”運行一段時間之后,這家名為“北京鳳凰精英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鳳凰精英公司”——記者注)的機構發郵件聲稱資金鏈斷裂,或將申請破產,因而暫停替學生還款。

                            來自北京、山東、湖南、湖北、浙江的多名大學生日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們沒有收入來源,“免費”是培訓的重要吸引因素,但他們如今不僅要償還貸款,還有人或將因部分月份逾期還款而留下不良信用記錄。

                            涉事大學生自發進行的情況統計顯示,至少有120名報名者貸款逾241萬元,其中,鳳凰精英公司已還款約78萬元,學生已自行墊付逾34萬元,還有約129萬元本金未還。

                            參與運作該培訓項目的鳳凰精英公司股東、北京體育大學大學生創業者付慶偉稱,暫時無法按時還款是因為公司遇到了經營困難,目前正在進行業務調整,需要一段時間融資。付慶偉承諾不會申請破產,但“具體能還款的時間也說不好”,“可能半年、一年,但不會太長”。

                            貸款1.98萬元換來的“免費精英班培訓”

                            去年8月,北京化工大學學生張一凡看到了同學發在朋友圈里的一則由微信公眾號“星辰精英會”發布的培訓公告。他的同學轉發時寫上了“包吃住,免費參加”。沖著“免費”二字,加上對朋友的信任,張一凡想“閑著也是閑著”,就報名參加了課程。

                            這已是“精英班”的第8期課程,為期6天,內容有拓展訓練、魔鬼訓練、教練技術和沙盤模擬游戲等,地點在北京科技職業技術學院。培訓期間,張一凡簽了一份協議,原來,所謂“免費”是以“學員個人貸款、公司承諾每月還款”的形式進行。

                            張一凡回憶,當時一個班30多人,許多同學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挨個簽名。他坦言當時并沒有想太多,“因為很信任朋友,而且協議上白紙黑字寫著是公司會償還”。

                            這份協議的抬頭為《個人成長投資協議》,甲方為“付慶偉”,乙方為“張一凡”。協議約定,乙方通過向北京銀行貸款的方式支付課程費用1.98萬元,款項批準后,需轉入鳳凰精英公司的指定賬戶。此后,由甲方代替乙方向銀行還款。

                            工商公示信息顯示,付慶偉為鳳凰精英公司的股東、監事。該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2015年度報告披露,付慶偉和另一名股東分別認繳出資額50萬元,實繳出資額均為0元。

                            “付慶偉”不是精英班協議的唯一甲方。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在精英班培訓第11期學員提供的協議中,甲方為“北京德慶天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付慶偉。協議載明,學生通過“么么貸”貸款課程費用1.98萬元,并支付給鳳凰精英公司。

                            在“鳳凰精英培訓服務協議”里,“鳳凰精英公司”的地址是“北京市海淀區上地科室大廈A座1201”,但記者發現,“科室大廈”實為“科實大廈”,并且在指定的房間里并無此公司。

                            記者從科實大廈物業處獲悉,2015年5月,一家名為“星辰善水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的公司曾搬到這里,后于今年3月搬離。付慶偉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德慶天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官網披露,“星辰善水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為其“合作品牌”。

                            張一凡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簽訂協議之后,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在電話中表示,會有人聯系他應對貸款平臺的操作問題。緊接著,在來電者的指導下,他在“諾諾鎊客”貸款平臺上申請了24期貸款。

                            實際貸到2.21萬元之后,張一凡通過自己的賬戶提現,再將這筆錢由中國銀行ATM機轉賬到了付慶偉的銀行卡個人賬戶。

                            與他同期的精英班學員劉敏敏,也在“名校貸”上實際貸款兩萬元。此后,她分兩次以銀行卡轉賬的方式打給了“鳳凰精英”的一名員工,并備注“精英班學費轉付慶偉”。

                            貸款之后的前8個月,款項都償還得很順利。每個月,張一凡都可以在手機上看到自己的還款記錄。

                            公司宣稱“或將破產”暫停為學員還貸

                            6月16日,張一凡收到了付慶偉發來的短信。短信稱:“因為鳳凰精英總公司內部調整及集中解決歷史遺留問題,自2016年6月15日起至2016年8月14日止,在此兩個月期間精英班培訓學費分期由學員本人暫時自行還款。2016年8月14日起恢復公司還款,并補上此前兩個月的款項。”

                            張一凡看到付慶偉在朋友圈里發布的一些公司動態,他認為,公司仍在正常發展,“應該是能保證接下來還款的”,于是,張一凡依照通知墊付了兩個月的款項。

                            在接到短信通知后,劉敏敏猜測“是不是被騙了”,但她也墊付了兩個月的款項。

                            然而,兩個月之后,事情更糟了。鳳凰精英公司發來了一封致歉信,稱“由于鳳凰精英公司的經營管理不善,及盈利模式的漏洞,導致公司資金鏈斷裂,北京鳳凰精英有限責任公司或將于近期申請破產”,“公司經營不善非我們所愿,再次承諾待資金回籠后會悉數補償大家的損失”。

                            致歉信附上了“精英班學員款項去向”:每期每人吃住成本為3000元、助教及場地成本2000元、招生代理費用1000元,每期20人,共計12萬元;另加上每月員工工資、辦公場地所需費用、日常開支共計3萬元。而精英班“免費上課”模式貸款由公司償還,凈利潤為0元。信中顯示,更為嚴重的問題是,“近兩個月招生不利無法開班,截至目前,資金鏈已斷裂”。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學員提供的統計信息上看到,至少有120名學生為參加“免費”培訓而貸款,來自北京體育大學、北京化工大學、中國地質大學、山東大學、山東財經大學、濟南大學、湖北工程學院、河南科技大學、華北科技學院、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等29所高校,貸款金額逾241萬元。

                            記者聯系了其中的14名學生核實,他們均能提供學生證、合同、轉賬記錄等資料。對于未代為歸還貸款的學生的具體數量,付慶偉表示:“具體我也不清楚。”

                            還款成了張一凡的心病。在貸款平臺上,他已經被標記為“逾期”了。他每月要還約1340元,但他每個月的生活費只有800元。“負擔不了”,但他又不敢讓父母知道,“不想讓家里人擔心,畢竟這么大了,想自己獨立點”。

                            劉敏敏則被拉進了一個名為“精英受害者”的QQ群。如今,她每個月都要還1500元,最近的一期已經逾期近一周了。

                            貸款平臺給劉敏敏發短信,催促稱再不還款則會影響到其個人信用。“我基本把自己的生活費都墊了進去,償還能力確實夠嗆。”劉敏敏說,后來,她看到群里有同學建議大家不要還款了,但她還是“很擔心自己未來的信用問題”。

                            關于逾期者的信用問題,“諾諾鎊客”客服表示,逾期兩天可能沒影響,逾期很久的話,“平臺也沒法保證是否有影響”。

                            恒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即使現在有些線上貸款機構沒納入征信系統,人們也不要存有僥幸心理,因為未來將有更多信用評價系統,“未來央行征信系統范圍可能會越來越廣”。

                            涉事公司負責人稱初衷不錯但“很冒進”

                            目前,一些學生已經就鳳凰精英公司未及時還款一事報警,但警方并沒有立案,稱只是民事糾紛,“警察說,如果認為對方詐騙,還需要提供更多的證據,才有可能立案”。

                            記者以學生家屬名義與付慶偉溝通。付慶偉表示,精英班項目已做14期,前4期均是收費的,“總有人說收獲很大,學到了很多,沒有一個人不說好,因為我們后期還有很多這樣的服務,包括給學生對接兼職實習等”。

                            一名了解精英班運作的學員告訴記者,起初的收費大約在4000多元,從第8期起,精英班開始“免費培訓”,由學生貸款1.98萬元。“貸款為什么比自費多呢,是因為我們給你承擔費用,我們肯定要多拿到一些現金流,用于這個項目的市場開拓。”付慶偉說。

                            “我們的出發點,真的是為這些學生的發展,但是這個經營模式現在看來確實非常危險,是一種錯誤的方法。”付慶偉說,選擇貸款“免費培訓”的方式,是因為想要把精英班規模擴大,提高影響力,但是這種方式“很冒進,風險太大了,很容易出現問題”。

                            付慶偉表示,公司肯定會承擔還款的,“(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可能半年、一年,但不會太長,加起來可能也就100萬元,所有虧損加起來也沒多少錢”。

                            “我們一直在頂著虧損往前走。”付慶偉說,按照規劃,精英班第14期之后開始正常收費,就可以把前面的欠款“正向地補過來了”,但現在出現糾紛,負面消息越傳越快,精英班這個項目就停了,“后期我們還借了一些錢,試圖去彌補這個事情,還是沒有弄好。”

                            付慶偉承諾,雖然目前公司運營出現了問題,但不會去申請破產,“這個項目我們這些合伙人個人搭的錢都有100多萬元了”。接下來,他計劃先融資,做好業務調整,再慢慢彌補學員的損失。“我們公司方面是愿意承擔這個事情的,但是需要時間,立刻解決是超出了現有能力范圍的,希望能夠給我們一點時間。”付慶偉說。

                            對此,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大偉認為,如果學生本人是貸款的主體,就有還款義務;相應地,鳳凰精英公司如果向學生承諾代其還款,就有連帶還款責任,“相當于是作為擔保”。但是,如果貸款平臺不知道鳳凰精英在為學生提供擔保,平臺只會向學生主張相關權利、追索貸款。

                            李大偉說,學生如果在貸款前已向平臺重點聲明學生是不負責還款的,都由鳳凰精英公司來償還,那么,學生可通過向貸款平臺發出律師函協調的方式,或起訴鳳凰精英公司、貸款平臺來解除貸款合同。

                            記者注意到,在部分以“付慶偉”為甲方簽訂的合同中,另有約定“因甲方原因造成逾期還款或不還款的情況,甲方需全額賠償乙方學費”。

                            付慶偉創辦的一民辦學院也遭存疑

                            多名學生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除了精英班,付慶偉還在一篇文章中稱創辦了星辰商學院。6月1日,付慶偉在朋友圈里表示 “星辰商學院隸屬北京明園大學,已獲得北京市教委民辦本科辦學資質”,并稱自己“現在全部精力放在上面”。

                            星辰商學院官網顯示,該院隸屬于北京明園大學,“是一所全日制民辦大學,四年學制,民辦本科學歷,面向全國招生”。在星辰商學院微信公眾號上,其2016年招生簡章更直言該校“是一所全日制民辦本科大學”。

                            星辰商學院是否為民辦本科大學呢?

                            記者在北京市教委官網看到,該院所隸屬的北京明園大學在“其他民辦高等教育機構(非學歷)”名單內。北京市教委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是北京明園大學本校發的蓋章畢業證,國家是不承認的,“因為他們是非學歷教育的學校,下設學院不管是星辰商學院還是其他學院,也都是非學歷教育的。”

                            記者注意到,星辰商學院官網還稱,“除民辦本科畢業證以外,星辰商學院還協助學生通過其他自學方式拿到國家的成考大專,自考本科學歷”。不過,顯然,即使學生獲得了其他主考院校蓋章的本專科畢業證,也并不能與“星辰商學院為民辦本科大學”劃等號。

                            《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于做好2015-2016學年民辦高校招生簡章和廣告備案工作的通知》明確規定,不得回避、混淆學歷教育與非學歷教育的區別。此外,北京市教委多年以來均規定,招生宣傳的主體是民辦高校,不得以內設機構(如二級學院)名義單獨進行宣傳。

                            9月1日上午,記者以咨詢報名的名義,將北京明園大學名列“非學歷教育機構”名單的截圖通過微信發給付慶偉。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文中張一凡、劉敏敏為化名)

                          免費培訓隨機網文:

                          培訓講師登錄 培訓講師推廣 到哪里找高質量的免費網絡課程 深圳免費培訓

                          郫縣免費培訓 民間舞培訓

                          免費培訓時代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