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班選課平臺 農業科技培訓 農畜經紀人培訓 秘書長培訓班 緊缺學科培訓 海口消防培訓 創業能力培訓 創業培訓意見 創業培訓 2016培訓動態 培訓動態 培訓市場

                          培訓學校減少

                          國家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取消:培訓學校減少近半

                          (原標題:國家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取消:培訓學校減少近半)

                          據《勞動報》報道,本月初,國務院發文公布再取消114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那么國家的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的取消,會對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一家培訓學校的校長告訴記者:“現在學校的課程被取消后,不得不進行轉型。要么就是做一些沒有被取消的職業培訓,分羹市場蛋糕,要么就只能停課轉業。”

                            職業資格改革方向是權力下放

                          人社部最新公示的國家職業資格目錄清單顯示,技能人員職業資格共計只剩下93個項目。上海職培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CEO李勰告訴記者,上海會根據這個目錄大綱,出臺一份上海的目錄。“國家取消職業資格,一方面是降低從業人員的門檻,有利于就業工作,另一方面,企業選擇勞動者的范圍也更廣了。事實上,職業資格制度從上世紀90年代實施以來,發展到今天,確實有些不符合時代發展要求的職業要進行調整。”

                          人社部副部長湯濤曾明確指出,從事一般的技能工作,就不應該設門檻。“比如像家政服務這種技能水平很低的,去要求他必須有一個什么證,或必須具備什么樣的素質和條件,沒有必要。”

                          不過,李勰表示,有些職業資格雖然取消了,但并不意味著技能就不需要培訓。“職業資格取消后,有些職業原來的等級評定將降檔變成細分領域的能力考核,權力下放到了專業協會和委員會,變為以行業協會為主導,由行業來做考核。如此一來,其實對于職業的質量鑒定標準并不會下降,但不強制準入,不評級,認定程序比原來簡單。”

                            培訓學校2000學員的課程取消

                          在此次新公布取消的114項職業資格中,包括了保潔員等職業。上海電通通信技術培訓中心尹校長告訴記者,本來學校設置有針對企業職工的保潔員職業水平等級培訓,現在取消后,不得不尋求轉型。

                          “保潔員培訓課程,我們每年大約招收了2000個學員,全上海的市場需求超過萬人,市場需求也挺大的,現在一下子取消了,大家都覺得很意外。”尹校長告訴記者,原先這項培訓是針對保潔企業的,很多接受培訓的在職職工都是外來務工人員。“這張職業資格證書對于他們而言也是一種認可,培訓10年以來,我們和保潔公司也基本達成了共識,由于享受到政府補貼,他們只需要出一部分車費、餐費就能讓員工得到培訓,員工考取相應證書后,公司也能接到更多訂單。”

                          尹校長表示,現在學校的課程被取消后,不得不進行轉型。“要么就是做一些沒有被取消的職業培訓,分羹市場蛋糕,要么就只能停課轉業。”

                          一位上海某職業培訓學校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該校培訓的幾個電力、機械專業此次并未受到影響。“一個職業培訓學校覆蓋的培訓項目往往不多,很慶幸我們的培訓項目沒有被取消。”他笑稱。

                            培訓項目將精耕細分領域

                          “一般情況下,培訓的老師都是需要有專業的資質,學校老師都是外聘的。原來諸如餐廳服務員這樣低附加值的職業培訓其實在市場上本來就少有培訓機構涉足,有些甚至連培訓的老師都找不到,確實應該被取消掉。”滬上一家培訓機構負責人說道。

                          “餐廳服務員資格證即使考出來了,去餐廳就餐也不會太受到看重,考證的意義并不大,相反,電焊工的職業資格證,則直接關系到職工的工資收入。你擁有了一定的級別,收入是跟著級別走的。市場需求的背景下,老板不得不給你加薪。因此,有些實用性強,社會需求大的職業培訓,仍會繼續保留。”

                          尹校長告訴記者,隨著許多職業資格等級證書鑒定的取消,政府給予的培訓補貼也隨之取消,培訓者如果需要繼續參加培訓,需要支付一定費用,參與度會有明顯下降。“比如保潔員,如果培訓完全市場化,那保潔公司為每個職工培訓大約要花費750元左右,這樣他們的參與度就會大大下降。作為我們培訓學校而言,就只能去做沒有被取消的,或者專業性更強,市場需求更大的細分行業培訓。”

                          她說,2009年,虹口區還有超過40家培訓機構和學校,隨著政府大量縮減職業資格,目前培訓機構和學校數量已經減少近一半,轉型調整,也成了學校唯一的出路。

                          “對于培訓機構而言,不斷根據時代發展調整自己的課程,最終課程設置還是應該和市場需求掛鉤,比如通過一些培訓平臺,了解哪些專業的需求較高,去做一些調整。”李勰說,未來的職業資格培訓將會更加精耕于行業細分領域。“當然,時代發展中,不斷有新興行業涌現出來,職業培訓應該與時俱進。”

                            職工和求職者有人歡喜有人憂“多花錢”

                          對于不同的職工和求職者來說,這項政策的出臺,影響不一。

                          “餐廳服務員職業資格證書是水平評價類的證書。原來是需要到外面找培訓機構給員工培訓再去考證的,整個過程相對麻煩。所以我們的員工基本都是自己企業內部搞培訓。”老盛昌膠州路店店長趙梅娟告訴記者,餐廳服務員職業資格證書的取消,不論對于餐飲行業的職工還是餐飲企業,都是一件好事。“本來服務員就是一個比較大眾化的初級服務崗位,總不能要求每個服務員都去考證上崗,考出來的證書又有多大的效用也很難講。現在取消以后,職工也不用受到考證的羈絆,企業也能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設定相應的培訓項目,實現雙贏。”

                          沈俊是剛從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對于咖啡產生濃厚興趣的他,本想通過培訓考證,去外企做咖啡師,甚至是自己創業開一家咖啡館。“打電話問了培訓學校,卻被告知原本可享受補貼的咖啡師職業培訓項目已經取消了。”

                          沈俊無奈地表示,現在只能在培訓學校上培訓課,考國外的咖啡師初級鑒定證書,學費是8000元。“本來享受補貼基本不用花錢就能考出證來,現在等于要多花8000元考別的證。如果我去外企做咖啡師,一個月收入也就5000元左右,這樣一算,培訓費用確實有點高。”根據上海市人社局網站的信息,本市戶籍的失業人員、協保人員和農村富余勞動力參加補貼培訓目錄內各培訓項目,可按規定的補貼標準享受100%培訓費補貼。而隨著咖啡師職業資格的取消,培訓補貼也不再發放。

                          記者了解到,咖啡師的職業資格屬于水平評價類,并不影響行業的準入,但是對很多想要進入行業的人而言,更看重考證背后學到的技術能力。

                          上海市食品協會咖啡專委會主任王振東表示,取消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是一件好事,但是瘦身減負不能全部“一刀切”,有些社會需求量較大的職業培訓考證還需要權力下放,根據不同地區的不同情況,做一些探索。

                          上海市餐飲行業協會副秘書長金培華告訴記者,目前,行業協會正在積極開展對餐廳服務員的培訓工作。“以前是人社局來發證,現在取消職業資格以后,我們認為,餐飲行業內的服務依舊需要一定的標準,就由協會制定標準,組織考核。”

                          (原標題:國家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取消:培訓學校減少近半)

                          更多培訓動態:

                          民辦教育促進法 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 上海市經營性民辦培訓機構登記暫行辦法 企業培訓教練與他的學員們 在線英語培訓風起云涌-培訓機構蜂起分搶蛋糕 四大奇書 Confucius' Analects in Latin 釵頭鳳·唐婉 論語今譯12 2012年培訓市場的五大趨勢 培訓回扣 教育培訓行業一派火熱風投興奮急攻 魔鬼拓展培訓 名師培訓班 民辦培訓機構管理辦法 江西培訓管理 檢察教育培訓 合肥培訓市場 湖北企業家培訓 寒假培訓 航信職業化培訓

                          食品生物技術培訓

                          食品安全培訓

                          企業家培訓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