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國際財務管理師培訓 規范化培訓考核 福伊特培訓中心 東盟教育培訓中心 北京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

                          國考培訓機構

                          國考“退燒”半數培訓機構倒閉 培訓班降價攬客

                            從2015年開始,公務員報名人數開始出現下降,2016年,“國考”報名人數再度下降。與之相對應的是,“國考”培訓也出現“降溫”。記者連日來調查了解到,在過去4年間,廣州的公務員培訓機構從40多家銳減一半,很多小型培訓機構倒閉,規模較大的培訓機構也在謀求轉型。過去動輒10萬元以上的天價培訓班也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接地氣”的平民化價格。甚至有國考培訓機構轉型做起了中小學輔導班。“國考都降溫了,國考培訓降溫也是自然的,我們將逐步使公務員培訓在總業務中的比重降低到40%以內。”培訓機構負責人說。

                            “公務員考試報名了,但我不準備報培訓班,我想順其自然,能考上就去,考不上就去找工作,反正現在公務員的待遇也不怎么好。當了公務員,見了領導還得點頭哈腰,不見得是好事。”廣州大學大四學生小趙說。小趙是今年宿舍中唯一報考了公務員考試的。

                            培訓機構4年間關一半

                            王建輝是一家全國連鎖的公務員培訓機構廣州地區負責人,從事這一行已有16年,像小趙這樣的大學生也是他的潛在客戶。他說,在2005年,廣州的公務員培訓機構大約15家,到2011年時達到頂峰,差不多有40多家。“經營模式很簡單,租個房子搞門店,排好課程,和其他培訓機構共享老師就好了。”但從2012年起,培訓市場格局風云突變,最近5年內,差不多每年都有兩三家從事公務員培訓的機構倒閉。尤其是2014年,有多家小培訓機構倒閉,目前,廣州的公務員培訓機構大約還有20家,較4年前減少了一半。廣東每年參加公務員考試的人數大約有30萬人,再加上銀行、保險、醫師等特殊行業的考試,大約有20萬人參加,各大培訓機構主要是爭搶這部分人。

                            王建輝說,這是一個龐大的市場。整個廣東地區,每年“國考”培訓的市場需求在20億元。他所在的培訓機構,光講師就超過2000人,年受訓人數大約有1.5萬人,平均每人在培訓中的花費大約在6300元,粗略估算,僅此一項營業額在1億元以上。

                            但對很多小型機構來說,日子卻越來越難過。鄭國棟之前經營著一家有200多名講師的公務員培訓機構,但從2014年開始,生意越來越難做,報名人數下降,講師大量辭職外流,一年之內有50多名講師離職。2015年,形勢再度惡化,報名人數下降帶來的收入銳減,加上金牌名師外流帶來的口碑下降,導致他們的國考通過率只有30%,不少“包過班”最后都退錢給考生,除去人員工資和場地費用,他還虧本。去年10月,他退出了這個行業。“這幾年公務員報考人數在下降,未來估計還是這種趨勢,每年下降10%以上。培訓市場也會萎縮。”鄭國棟對國考培訓市場的前景表示悲觀。

                            中公教育是國內知名的培訓機構,其廣東分校校長陳如聰告訴記者,過去數年間,廣州的公務員培訓機構的確經歷了洗牌。“差不多每年都有兩家培訓機構倒下,現在廣州的公務員培訓機構大約還有十多家,頂峰的時候超過30家。”

                          培訓機構:

                          孔子禮儀文化學校 山東培訓機構 濟南培訓機構 湖南培訓機構

                          豪華培訓中心

                          杭州培訓機構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