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機構-重慶古熙 培訓機構標準 培訓機構20強 培訓基地 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定制教育

                          定制教育如何幫培訓機構突破發展瓶頸
                          (原標題:定制教育如何幫培訓機構突破發展瓶頸)

                          培訓機構又要出“新招兒”了!

                          8月19日至8月22日,數千家民辦教育機構在上海舉行大會,探討未來發展方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當大部分學生家長都把培訓機構當成是快速提高孩子學習成績的“法寶”時,這些以培訓學生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民辦教育機構卻在研究如何擺脫這種“固有印象”。

                          新學林董事長范四清在這屆大會上喊出了響亮的口號:“我們要研究孩子的學習成績和他的升學愿望,我們的培訓學校不能只辦成提分基地、考試基地。”

                          范四清分析稱,2012年,據他所在的機構統計,全國約有10萬所培訓機構,到了2015年,這一數據變成了24.6萬所,“換句話來說,現在我們培訓學校的辦學點幾乎比銀行的網點還多”。

                          他說,2014年到2015年,因為市面上的教育培訓機構數量陡增,導致該行業經歷了一輪較為明顯的業績下滑。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逆勢上揚,培訓機構不得不使出“絕招兒”。范四清介紹,這門“絕招兒”就是時下頗為熱門、但“掌握秘笈者”極少的“定制教育”。

                          “跟私人醫生、高爾夫球私教一個道理。女校長們去做美容,美容機構都會根據你皮膚的特質,告訴你需要什么樣的化妝品,怎么來制定你的美容方案,會有一個個性化指導。”范四清認為,這是提升培訓機構教育品質最有效的途徑。

                          他呼吁,培訓機構的校長們從現在開始,可以建立每個孩子的學習跟蹤系統,“再過30年,等你教過的孩子當了父親,你還能找出他當年讀書的數據來,給他的孩子作參考。第二,可以建立學業規劃系統,我們應該讓我們的孩子有一個系統的成長路徑,為他的學業做好規劃。”他表示。

                          實際上,真正的定制化學習已經有一些機構在嘗試了。

                          最近的一個案例是針對8年級學生小強的定制學習計劃。這個孩子因為數學成績不好,被帶到培訓機構。新型的培訓機構不再直接向小強推銷課程,而是邀請小強先做一個在線測試。30分鐘內,他需要完成數學學業水平測試、數學自信度測試和個性特征測試。

                          測試后,會有一份測試結果報告被打印出來。報告能顯示出小強在函數、圖像性質、圖形與坐標、抽樣數等各方面成績的比重以及數學自信度指數、個性測試分析。結果顯示,他在圖形與坐標、抽樣與數兩大知識點上的學習存在困難,他對相關知識的記憶也不清晰,不少概念混淆不清。

                          雖然已經是8年級學生,但培訓機構竟然給出了“強化小學段基礎”的補習方案,并且針對這個偏內向、偏感性的孩子開出了“家庭教育藥方”,要求家長多鼓勵孩子。孩子得到了一名課堂活躍、擅長調動學生積極性的數學老師,得到一份個性化的輔導方案,強化知識記憶,重點講解圖形與坐標、抽樣與數。

                          半年之后,新的測試表明,孩子的數學成績有了顯著提高,自信心也有了提升。

                          不僅針對學生提高成績有了定制化方案,理想狀態下,“定制”套餐甚至有可能幫助一所學校找到某個年級學生在某方面存在的共性問題。

                          比如,一位干了15年的校長,他能夠在學習導向系統下更加科學地工作,只要看一眼數字結果。

                          機構可以給學生們做一份學前測評,通過教學,過程性評價,結合每一名學生學習活動的數據庫,再透過對這一數據庫進行分析,用測評的技術、數據挖掘技術、認知診斷的技術進行分析定制方案,反饋給老師、學生和教學管理部門,來完成整個個性化教學的模型圖。

                          日本市進教育集團常務董事長益田耕次也對這種新型的培訓模式表現出極大的興趣,據他介紹,日本的私塾在2010年到2015年這段時間里,已經從大班授課逐步轉向一對一授課和網上影像授課。

                          “大家該怎樣應對?自己的私塾是不是只開大班授課就可以了?還是需要一對一,需要影像教育?那些有了定制課程的私塾,是不是未來就會壟斷市場?”益田耕次說,現在日本的培訓機構中大班授課的大約占60%,采取完全一對一授課的機構已經占到40%,還有一部分機構針對高中生在做影像授課。“所有人都知道教育機構有巨大的市場需求,培訓機構的變化非常快,如果不能跟上變革的節奏,那這塊大蛋糕可能跟你沒有任何關系”。

                          (原標題:定制教育如何幫培訓機構突破發展瓶頸)

                          培訓機構:

                          山東培訓機構 四川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命名 培訓機構門檻

                          培訓機構監管 培訓機構管理

                          培訓機構惡性競爭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