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機構定制教育 培訓機構-重慶古熙 培訓機構標準 培訓機構20強 培訓基地 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惡性競爭

                          培訓機構互揭老底,你們立功啦

                          據文匯報下屬微信公眾號“文匯教育”消息:前不久,上海56所市實驗性示范性高中的校長和有關部門,先后收到兩封舉報信,信中舉報違規兼職教師,名校占了一大半。舉報信中列出了在兩家培訓機構補課的在職教師名單。據一位校長透露,這背后其實是兩家培訓機構在搞惡性競爭,互揭老底舉報對方。

                          有點亂!先理一理頭緒——搞惡性競爭,所以互揭老底?

                          那問題是這樣的揭老底是好是壞呢?為啥咱這么喜歡這樣的“惡性競爭”呢?我們該思索的是,為什么這樣的老底只能通過“潑婦式”干架才能揭出?

                          一起來學習文件,雖然這文件很舊了——2013年7月,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審計署、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五部門聯合出臺文件,禁止公辦教師在校外培訓機構兼職,“課堂內容課外補”、“點招”、亂收費、挪用教育經費等現象將遭遇“寒冬”。

                          望眼欲穿,四季里的“寒冬”嗖嗖地過,但是所謂現象的“寒冬”真的來過嗎?如果來過,那么這一長串教師名單怎么解釋?如果沒來過,那當部委的文件是紙老虎嗎?

                          這些教師是如何把三令五申當成空氣的?培訓機構又是怎樣利用名師資源辦起一場又一場盛宴的?監管機構又是怎樣成為稻草人的?

                          報道說,上海市教委去年12月17日發文重申“嚴禁中小學校和在職中小學教師有償補課”。有償補課“禁補令”一出,培訓機構本該人心惶惶,沒想到他們竟然主動出擊,還成了舉報“急先鋒”——他們竟利用補課禁令“掐架”,以至于要抖出對方家底,斗個魚死網破。

                          “子非魚”,我們不是培訓機構,老實說,誰也不知道為什么在他們需要“抱團”的時候,選擇了互撕。難道他們不懂得這個結果是雙輸嗎?不,應該是“三輸”,因為還輸掉了監管部門的面子。

                          這看上去很像一種“自黑”,只是代價慘烈了點。不查是說不過去了。

                          一直以來,培訓機構在一種分裂的狀態下“做生意”,對家長說,這里實力雄厚,名師多如過江之鯽。不信看看培訓機構宣傳彩頁,沒有“名師”壓陣,都不好意思往家長手里塞;對媒體說,哪有名師在這里講課,肯定是你們搞錯了。曾有成都某培訓學校這樣搪塞記者:網站上出現的“名師”是來辦公益講座的。

                          真是難為培訓機構了,我猜培訓機構做夢都想要一份允許名校教師兼職的“營業執照”。可惜這只是夢而已。

                          名校教師兼職培訓機構,這事咋就管不住?幾年前,北京頒布“公校教師兼職禁令”,公辦學校教師如在工作日期間到校外社會辦學機構兼職兼課或組織學生接受有償家教將承擔法律責任。業內人士認為,此舉將迫使北京市的民辦教育培訓行業進行人才結構調整。其實,如果真的有一例“承擔法律責任”,治理亂象也不會“無解”。

                          等到培訓機構“內耗”才發現驚人的線索,說到底這不光彩。

                          培訓機構:

                          山東培訓機構 四川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命名 培訓機構門檻

                          培訓機構監管

                          培訓機構管理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