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機構惡性競爭 培訓機構-重慶古熙 培訓機構標準 培訓機構20強 培訓基地 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管理

                          誰在管理教育培訓機構

                            近日,廣州旭日教育培訓中心負責人突然卷款“跑路”了。這絕非個案。自2013年下半年以來,廣州、北京、上海等地就有多家培訓機構的老板“跑路”。盡管我國的教育培訓行業蘊藏著巨大的商機,但潛伏的危機也很致命——培訓機構質量良莠不齊,虛假廣告泛濫……消費者屢屢受騙,而索賠無門。

                            盡管早兩年就曾有媒體提出,培訓行業發展存在隱憂,亟需重拳整治;有關部門也聯合出臺過相關規定,并在此基礎上制定辦法,但最終監管效果卻并不樂觀。消費者的無奈,就是一種最好的解讀。

                            規范行業發展,維護消費者的權益,期待行業整治的重拳來得更猛一些!

                            主管部門多頭,不僅包括教育、民政、工商、衛生、財政、建設等政府部門,還有行業協會和企業,最終出現了“表面上多頭管理,實際上無人管理”的局面

                            法治周末記者 高原

                            每個新學期開始的時候,劉雅總是會接到培訓機構的短信和電話,她的女兒今年剛上初二,參加課外培訓班卻已經有6年的歷史了。

                            “我都不知道這些人是從哪里知道我的聯系方式的,孩子考上初中還沒有去報到,就有人給我打電話介紹有關培訓班的課程。”劉雅無奈地對法治周末記者說。

                            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許多家長選擇送孩子上各種各樣的培訓班。順勢而起的教育培訓市場孕藏著巨大的商機。

                            據北京民教信息科學研究院的行業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5月31日,中國的教育培訓機構總量為14.11萬家,這其中包括職業技能培訓機構和各種非學歷的短期培訓機構,如中小學課外輔導機構等。

                            然而,面對琳瑯滿目的培訓班和“快速提分”“一對一個性化輔導”“一線名師授課”的廣告,劉雅很難選擇。

                            更讓她疑惑的是,以前她只是擔心培訓班的質量是否有廣告上說的那么好,現在隨著越來越多培訓班老板“跑路”新聞的出現,她又開始擔心會不會女兒第二天上課就會面臨著人去樓空的風險。

                            許多家長和劉雅有著同樣的擔心,他們已經盡可能謹慎地去選擇那些看起來正規又有實力的培訓機構了,但有時還是免不了遭遇機構突然倒閉或老板“跑路”。

                            “許多培訓機構其實并不具備辦學資格,在注冊之初就打了‘擦邊球’,經營過程中出現各種不可預期的問題,處理不好就會面臨倒閉。”北京市一家英語培訓機構的負責人張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根源恐怕在于市場的準入和監管缺位。”

                            注冊打“擦邊球”

                            張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現在很多培訓機構并沒有辦學許可證,還有一些機構也并不具備合法的辦學資質。

                            “只要是涉及培訓的學校,都要由教育部門出具辦學許可證。申辦時,要經過師資、場地、消防等諸多環節的審核。市場上,不少培訓機構其實都不具備申請‘民辦學校辦學許可證’的實力。”張薇說。

                            張薇一年前和同學一起開辦了一家英語培訓學校,但是她并沒有去教育部門注冊。

                            “如果注冊一個純粹的教育培訓機構,很麻煩很復雜,但是注冊成科技文化公司就容易多了。”張薇說。

                            按照相關規定,在教育部門、民政部門申辦一家教育培訓機構需要一定的資質和規模。

                            在《北京市民辦非學歷教育培訓機構設置管理規定》中要求:具有能夠滿足教學需要的相對穩定的辦學場地和教學用房,校舍面積不低于500平方米,其中教學面積不少于80%。具有穩定的辦學經費來源,注冊資金不少于50萬元(其中20萬元為風險資金)。

                            相較之下,去工商部門注冊就容易許多。

                            張薇介紹,如果去工商部門注冊,注冊資金只需3萬元,商品用房也只需要10平方米。

                            這也就是說,被業界稱為打“擦邊球”的培訓機構其注冊成本非常低廉。

                            河北省教育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教育部門根據有關規定進行審核后發放相關執照,才能合法成立一家正規的培訓機構。

                            然而,由于教學場所不固定,不能滿足基本的教學活動;內部管理不達標;教師不穩定等原因,不少從業人員不具備教師資質,許多培訓班無法達到審批要求。上述工作人員表示。

                            “既是學校又是企業的尷尬境地,以及監管的灰色地,導致了各地出現的教育培訓機構糾紛。”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多頭管理=無人管

                            近年來各色各樣的培訓機構在中國遍地開花,尤其是2008年教育部明令禁止公辦學校開辦盈利性輔導班后,民辦教育市場出現了爆發性的增長。

                            2012年,我國民辦教育市場規模為4260億元,預計2015年將達到6400億元,年均復合增速達到14.5%。

                            與之相對應的是,民辦教育的市場集中度非常低。

                            據民政部統計顯示,2012年全國登記在冊的民辦教育機構數量達到11.7萬家,考慮到還有許多未在民政部登記的小型教育機構,全國大大小小的教育培訓機構總數高達幾十萬家,且每年都在加速增長。

                            然而,巨大的市場背后卻面臨無序的管理。

                            業內人士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當前市場上的教育培訓機構的管理體制,是一種“九龍治水”的格局。

                            主管部門不僅包括教育、民政、工商、衛生、財政、建設等政府部門,還有行業協會和企業,而且不同的培訓機構有著不同的部門管理。

                            比如,雖然教育部門負責審批發放社會力量辦學許可證,但面向中小學升學補習的眾多機構,基本都未經教育部門審批,而只是工商部門頒發的營業執照。

                            在工商部門核發的營業執照中,也含有“教育咨詢”和“文化培訓”的功能。這就使得整個教育培訓機構天生有了商業企業的性質,最終使整個教育培訓市場出現了“表面上多頭管理,實際上無人管理”的局面。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教育、民政、工商等多個部門對教育培訓機構的審查沒有統一標準,并且各部門管理范圍不明確,存在一定的監管盲區,在處理問題時難免出現扯皮現象。

                            此外,教育部門在教育培訓機構的管理中,也存在“重審批、輕監管”的現象。

                            儲朝暉說:“教育部門對培訓機構的設立有資金、場地、設備、師資等方面的明確要求,但對培訓機構運行中的教育質量、招生方式、師資來源等細節缺乏監管。”

                            目前,各地教育部門主要依據民辦教育促進法及其實施細則等法律法規對培訓機構進行審批和監管。

                            然而,我國針對民辦教育培訓的法律法規中的實施細則不夠完善,缺少可操作性的條款,因此在某些不合理行為的處罰上沒有明確的法律法規依據。儲朝暉表示。

                            雙重身份之困

                            2013年,上海頒布實施《上海市經營性民辦培訓機構登記暫行辦法》和《上海市經營性民辦培訓機構管理暫行辦法》,強化了民辦教育的分類管理,規范了經營性民辦培訓機構的準入機制。

                            這意味著,今后上海民辦培訓機構在準入時就具備了雙重身份,既是企業又是學校。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中就提出要積極探索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分類管理。”熊丙奇說。

                            然而,上海市的做法還沒有在全國推行,因此很多地區的培訓機構還面臨著雙重身份的困擾:是民營企業,還是民辦學校?

                            事實上,市面上的一些培訓機構沒能擁有這樣的雙重身份,只是以開展教育咨詢業務注冊為公司,卻進行著教育培訓的辦學活動。

                            張薇介紹,取得第一種身份不難,只需工商注冊;而取得第二種身份卻相對困難,需要注冊為學校或教育機構。

                            據了解,申請《辦學許可證》需要提交包括培養目標、辦學規模、辦學層次、辦學形式、辦學條件、內部管理體制、經費籌措與管理使用等內容的申辦報告,以及資產來源、資金數額等材料。

                            一旦申請成功,該培訓機構必須按照《辦學許可證》中所注明的地址、內容、形式辦學,不得將辦學資格和辦學項目委托或承包給其他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改變辦學地點,不得擅自增加、變更辦學層次、內容和形式。

                            而按照教育法,設立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必須有合格的教師,有符合規定標準的教學場所及設施、設備等,有必備的辦學資金和穩定的經費來源,這不是普通民營企業所能具備的。

                            于是,就出現有工商注冊,卻沒有辦學資質這種情況。簡單而言,一些市面上的教育機構,就是以開展教育咨詢業務注冊為公司,卻進行教育培訓的辦學活動。

                            “雙重身份”式的管理,貌似對教育培訓機構監管很嚴,然而,實則讓民辦教育機構處于監管的灰色地帶。

                            熊丙奇介紹,近年來,一些工商注冊的教育機構頻頻出事,比如公司負責人卷款而逃,培訓機構采取粗暴的培訓方式造成學員人身傷害等,就與這種雙重身份的雙重監管有關。

                            熊丙奇表示,如果切實落實教育規劃綱要的精神,所有民辦教育培訓機構今后都應實行工商注冊、工商監管,對外就稱教育服務公司,不再掛牌為學校,這樣既避免了教育培訓機構打著學校旗號招生,也有利于歸口監管部門,防止部門間推諉監管責任。

                            “而作為公司的教育培訓機構,必須嚴格遵守公司法,目前輿論關注的教育培訓機構欺詐消費者、夸大宣傳等問題,也都可以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加以治理,追究培訓機構的責任。”熊丙奇說。

                          培訓機構:

                          山東培訓機構 四川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命名 培訓機構門檻

                          培訓機構監管

                          培訓機構黑名單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