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機構管理 培訓機構-重慶古熙 培訓機構標準 培訓機構20強 培訓基地 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黑名單

                          培訓機構黑名單制度亟須建立

                            今年研考“泄題”一事繼續發酵。目前湖北共上報涉嫌考試違紀作弊307人。28日,培訓機構海天考研宣稱“2016命中政數英全部考題”,再度引發質疑。隨后,海天考研澄清,押中的只是極少數原題、大部分題型和核心知識點,并非泄題。

                            在全國上下關注考研泄題案的背景下,考研培訓機構宣稱“命中政數英全部考題”,有人說這很“笨”,這不是不打自招嗎?——一個考研機構,居然能把所有考題全部“押中”,這本事也太大了,而即便隨后“澄清”只押中部分題,這也給司法機關破案提供了線索“引火燒身”。但如果再看目前的考研環境,就會發現考研培訓機構并不笨,他們就是要大肆宣傳自己的“本事”,以此招攬生源做大“生意”。要遏制培訓機構押題、泄題,我國有必要引入兩項基本制度,一是考卷篩查制度,篩查靠押題等手段提高考試成績者,取消其考試成績;二是培訓機構黑名單制度,一旦查出培訓機構卷入泄題等作弊案件,要對培訓機構處以高額罰金,并吊銷培訓資質。

                            目前的考研培訓市場的現實就是這樣,有的考研機構收天價的培訓費,不是有什么本事提高學生的能力,而是“承諾”學生可以“押準題”。這種“押題班”其實是考研培訓的毒瘤,早就被質疑存在“灰色交易”,但卻有旺盛的需求,讓考研培訓機構,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不擇手段。不治理這種培訓亂象,考研泄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首先是“押題”,這在目前的考試中,似乎是培訓機構、老師的本事,但對于考試評價來說,這就是丑聞,是采取非正常手段提高考試成績,考試成績并不能評價學生的真實水平。今年,雅思、SSAT取消內地部分考生的成績,原因就是這些考生采取“押題”的方式,獲得了不正常的成績,這對“押題式”應考培訓是一次警鐘,但是,由于這只發生在雅思這類國外考試中,而且,還有很多輿論對國外考試機構取消考生成績“打抱不平”,加之對于國內考試,我國還未引入篩查機制,因此,用“押題”來吸引考生,還是不少教育培訓機構的手段。

                            針對“押題式”應考培訓,我國的國家教育考試,有必要從維護考試評價的公信力出發,借鑒國外考試的做法,也對試卷進行篩查,取消靠押題、套題手段獲得高分者的成績,嚴厲對“押題”說不。當然,實施這一制度是有前提的,即考試重視評價功能。如果考試本身就不重視評價功能,那也就不在乎評價的公信力。“押題”思維也就會長期存在。

                            泄題當然是違法犯罪行為,承諾“押準題”的培訓機構,在押不準題時,就會去搞題目,他們當然知道這是犯罪行為,但相對于犯罪付出的代價來說,利益誘惑太大——一個學生好幾萬培訓費,成千上萬學生收益就是幾千萬上億。而針對利益部分,我國對參與泄題的培訓機構處罰太輕,沒有高額罰金,也沒有取消培訓資質以及限制從業的追加處罰,往往把個體和機構分開,只追究個別人的違法犯罪責任,這就更讓培訓機構鋌而走險。對此,我國必須再出重拳,對于國家考試出現泄題,必須組織重考,而組織重考的成本,應由泄題的培訓機構承擔,且要求賠償;與此同時,只要有任何人員參與泄題事件,都應取消培訓機構的資質,同時對卷入泄題事件的人員做出禁止再從業的限制。這樣的處罰,才能讓培訓機構老老實實經營。

                          培訓機構:

                          山東培訓機構 四川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命名 培訓機構門檻

                          培訓機構監管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