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機構整改 培訓機構責任 培訓機構怎樣吸引生源 培訓機構命名 孔子禮儀文化學校 山東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 

                          培訓機構轉型

                          面對面互動教育網CEO周西軍:培訓機構轉型在線教育

                            在線教育成了這幾年創業者、風投扎堆兒的一個領域。僅去年,在線教育新增創業公司就有超過千家,猿題庫、滬江英語、一起作業、51talk等機構接連披露融資信息。“革命新東方”的口號此起彼伏,新東方董事長兼總裁俞敏洪也表示,面對在線教育的沖擊是歷次危機感最大的一次。

                            近日,博信科技董事長、面對面互動教育網CEO周西軍博士就面對在線教育,培訓機構何去何從等問題接受了搜狐網等多家媒體的采訪。

                            以下是本次記者對周博士自由式訪談的摘錄:

                            記者:周博士您好,聽說您是一名連續創業者,能分享一下您的創業經歷嗎?

                            周西軍:我原來是一名大學教授,在1997年的時候創立了陜西第一家軟件股份公司-陜西金葉西工大軟件股份有限公司,主要做軟件系統集成項目,負責了陜西省80%的信息化項目實施,同時創辦了西北工業大學金葉信息學院,就是現在的西北工業大學明德學院,這個背景呢也是我和教育有緣。后來創業投資公司把我空降到了北京和上海,擔任兩家大型公司CEO,做過很多互聯網項目,比如在線訂酒店、超市、電子政務等等。最后決定自己創業,當時做的第一個項目就是互聯網項目-汽車信息服務系統,通過汽車GPS定位和車載軟件結合,告知車主哪里堵車、去飯店吃飯附近哪里有停車場等等,當然現在用手機APP就可以實現了,但在當時是很先進的。后來創辦了齊客網,當時國內四大二類分類網站有奇虎、大旗、帖易、齊客,奇虎轉型做了我們現在都知道的360防病毒軟件,而我轉型做了互聯網視頻互動技術,我們研發的“視訊互動新媒體”就承擔了中央電視臺“臺網互動”等重大項目,還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城市未來館中展出。現在我進入在線教育行業,因為我曾經是大學的老師,我一直覺得教育真正是利國利民的事情,所以我希望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通過互聯網實現優質教育資源的共享。

                            記者:互聯網+、O2O這些概念現在比較熱,能談一下您的看法嗎?

                            周西軍:這個先要從互聯網的發展說起,實際上互聯網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代互聯網是信息發布式網站,比如新浪、搜狐等門戶網站,第二代互聯網是知識梳理型網站,比如百度,第三代互聯網的誕生,其核心是資訊、有價值的信息,并且強調實時性、互動性,強調軟件,行業應用對互聯網的支撐。

                            “互聯網+”對于大眾老百姓看起來很簡單地,“互聯網+XX傳統行業=XX行業互聯網轉型”。 “互聯網+各個傳統行業”并不是簡單的兩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平臺,讓互聯網與傳統行業進行深度融合,創造新的發展生態。

                            回顧“互聯網+”的行業變化,比如,互聯網+傳統集市=集市行業互聯網轉型,典型代表是淘寶,但淘寶難道僅僅是集市行業互聯網轉型能簡單說清楚,同理,傳統百貨賣場+互聯網=京東,傳統銀行+互聯網=支付寶,傳統出行+互聯網=快的滴滴,他們都是僅僅用傳統行業互聯網轉型能簡單描述的嗎?!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互聯網轉型還不如互聯網化來的精準。因此,看似轉型,實際改造。

                            其實互聯網+就是O2O,O2O這個詞,從美國出現,這幾年在中國企業界內變成熱詞,英語直譯無疑是“線上到線下”,在中國目前發展出來的內涵比直譯更深刻了,中國企業界目前比較認可三個方向,分別是 “線上虛擬世界和線下物理世界的互動”(就是觸點場景派)、“線上和線下的連接”(就是應用連接派),以及“生活服務類的電子商務”(就是應用平臺派的電子商務2.0),但這些三個方向目前的描述都是一句話,不是一個簡化的中文詞。中國傳統文化是具備強大的接受信息、傳播信息和創造信息的包容能力,最終一定會找到一個意會言傳之間的平衡,并且名實統一的中文詞,來表述O2O所帶來的商業革命,互聯網+應該就是一個比較準確的表達。

                            記者:那您認為K12在線教育應該怎么做呢?

                            周西軍:就目前的K12在線教育來說,主要有4類形式,找家教平臺、題庫、作業答疑、在線教學。從形態上大體上分為倒流、混合式學習、去中介化三種。

                            第一個講的倒流,其實也就是網絡營銷,做SEO這種活的,只不過如今也被包裝成了O2O這種時髦的概念。但是啊,這事悶頭賺錢行,但是要當成核心概念,那就是和百度為敵啊,你千萬別說你顛覆百度啊。所以,基本上不用閉眼想,就知道這類高調的最后十有八九都歇菜。

                            第二個呢是混合式學習,其實這不是To的關系,是+的關系。從學員學習需求角度,這是順應潮流的;從面授機構競爭角度,這也不失為構筑壁壘、應對競爭,尤其是純在線教育沖擊的階段性有效手段。這其實是很務實的方法了,當然,這也不是什么新鮮東西,都搞多少年了。也就是以前在線教育沒那么熱、概念沒那么多,面授機構不知道把這東西拿出來說。現在,套個新鮮概念拿出來說說也挺好,顯得自己挺與時俱進的。不過,這玩意也不太受資本青睞。

                            最后呢,就是去中介化。去中介化這種概念放之于各O2O領域而皆準,基本上有這四個富含革命意味的字眼,啥都不用干,估值就得上億美元去了。去中介化這種教育O2O模式理論上是Online To Offline,但在現實中部分公司其實玩的是Offline To Online。老師們本想靠著平臺的流量通過線上多賺點錢,但平臺其實多只能靠老師往線上倒用戶。當然,作為去中介化發展的初級階段,這也是正常的。只不過有的網站玩的更徹底一下,就是把線下的錢在線上洗一道,老師還能白賺不少錢。這不僅是補貼的問題了,如果是正常的像打車應用一樣的補貼模式,好歹人家是線上往線下倒啊,某些教育O2O真是反著來且補貼。能不能靠燒錢催熟這種需求,我沒法下定論。但我確信自己之前的一個觀點,就是這種玩法,不燒幾個億美元出來,是不可能看到結果的。

                            記者:在線教育的現狀如何?

                            周西軍:曾經預測兩年內這一波戰爭行將結束,但是一年過去了,我們發現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了。

                            這一年,在線教育行業潮起潮落,融資頻頻。看似熱鬧無比,但是,當我靜下心回憶這一年的時候會發現——雖然在變化,但其實并沒有什么變化。

                            雖然我們知道教育會很慢,我從沒奢望教育像電商、團購或出行那樣形成快速爆發性的增長,但我原以為2013年起,有個4年的時間總會形成新的格局的。但事實是,過去了3年,什么也沒有。2016年,從現在看,依然不會有。

                            所以,我們對整個在線教育行業是失望的,包括對我自己。歸根結底,還是人的能力問題,全行業的能力問題,包括我自己。

                            這一年的變化在于以前吹牛掰叫顛覆,今年吹牛掰叫關閉賽道;這一年的變化在于上半年吹牛掰的更多了,下半年大多又都吹不動牛掰了。在我個人看來,教育行業20余年來,強如新東方、好未來也沒有誰關閉了任何一條賽道。發展至今,無論線上線下,也沒看到有任何一家公司能有關閉任何一條賽道的能力。

                            這三年,教育行業到底向互聯網行業學習了什么?吸收了什么?學會了吹牛掰,但吹的不好;學會了刷單作假,但刷的太假;學會了一堆名詞,但噴的太差。

                            當然,我們不能說在線教育這三年沒有發展,其實還是發生了很多的變化,也潛藏了很多變化的苗頭和趨勢。只是這些變化還處在一個緩慢很緩慢的積累量變的過程中。但是,在線教育亟需的一個質變的爆發點。

                            沒有這個點出現,就不足以吸引擁有更高階能力的人進入,而只能還在低水平的環境中慢慢摸索。做幾個不恰當的類比,當你看到一款網游上線一年的收入超過教育培訓行業老大一年收入的時候,當你看到雙十一隨便一個TOP10電商的GMV超過N家教育培訓領先者一年收入總和的時候,當你看到隨便如團購、出行的創業公司年增長率都幾十倍百倍于教育行業公司增速的時候……

                            你相信會有批量的更高階能力的人進入在線教育行業嗎?我不否認這幾年進入在線教育行業的互聯網人群體平均素質已經得到了挺大提高,但是無論數量和質量都還遠遠不夠。所以,這就注定在線教育這個行業現階段還是很Low的,我們別回避這點,不用自欺欺人。我們本不牛掰,為何還要吹出那些沒人信的牛掰呢。

                            失望,但還并不絕望。即便真的絕望,也還有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支撐的全行業的一個信條——“在線教育終將輝煌”。不過,就是慢,慢慢熬。誰能熬出一個爆發點都是好事,都是利于全行業的大好事。

                            記者:在線教育應該走什么樣的模式?

                            周西軍:電子商務找出了交易過程中的痛點是支付信用問題,發明了擔保交易,大家尖叫了,它成功了。大家認為在線教育的痛點是互動,我認為是正確的,但是把互動作為在線教育的標配,人們能尖叫嗎,我看不然,教育的尤其固有的規律,不是單一痛點,在線教育必須回歸教育本質。

                            目前的在線教育模式上更多的是電子商務C2C 模式,以老師為中心,培訓學校校長盲目跟風,結果就是像打車軟件一樣,出租車被專車截胡,老師和學生全跑到別人平臺去了,別人把你出賣了,你還在為他擦皮鞋!

                            從宏觀經濟角度分析,目前的電子商務C2C模式,其實是違反客觀經濟規律的,是對經濟實體的破環,舉個例子,我和我的太太要去商場買一件衣服,買衣服的過程中可能會消費一杯咖啡、看一場電影,帶動的是一個產業鏈,電子商務出現后,實體店慢慢不存在了,每一個實體店的消亡其實是一個中產家庭的消亡,是文化的消亡,這在西方是不可行的,所以從國家戰略考慮,實體店必須回歸。

                            在線教育,再也也不能犯歷史性的錯誤,在線教育要回歸教育的本質。培訓機構就是實體店,培訓機構要有信心立于不敗之地!

                            記者:您剛提到教育要回歸本質,那您覺得教育的本質是什么呢?

                            周西軍:在線教育中同樣需要做類似的分類。從內容上在線教育主要有分K12教育、外語教學、職業技能、興趣愛好。k12在線教育領域,關健問題是要回歸教育的本質,教育這個市場是客觀存在的,而且是巨大的,我們只需要解決一個問題:如何在線教育能和線下教育有效統一,O2O可以倒過來思考,線下做支撐!達到教育的目標?請問線下教育的哪個環節可以取消,而不對教學質量產生影響?教育的講學練是不可能分開的,所以必須解決七個教學環節:專業教材、同班環境、課堂講解、教學解答、作業批改、實踐練習、測試考核。線下機構就很自然的解決了這七個教學環節,而且當家長沒時間的時候,線下培訓機構還可以幫家長接送孩子、管理孩子。這樣看來純粹在線教育就很難超越線下機構,為什么總是想干掉呢?為什么不找找線下機構的痛點呢?我們線下培訓機構為什么不以開放的心態擁抱互聯網呢,這種B2B模式是垂直模式,一個繩子上的螞蚱,任何環節的斷裂,大家都玩完,C2C模式不然,培訓機構的校長要固守你的三公里疆土,生源是你的生命線。借用互聯網手段做大做強,封疆拓土,完全可以做到!

                            記者:培訓機構接下來應該做什么樣的準備?

                            周西軍:伴隨著互聯網+大勢所趨,互聯網+教育行業終于又迎來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 技術、內容和商業的融合交織,共同構成在線教育的新藍海。

                            在在線教育里,好比大家同座一部電梯 ,有人在練瑜珈,有人在跑步,有人在馬步站樁……。有人說我通過練瑜伽到達了一定高度,有人說我通過跑步鍛煉到了終點,有人說我通過站樁達到了要去的樓層……。其實都不是,是電梯的力量承載你到達了目的地。在線教育行業里的所有人很興奮、很糾結,苦苦掙扎也罷,堅韌奮進也好。其實大家都相信,電梯會最終達到目標高度。只有認清形勢,才是我們在在線教育得以存在的理由。在這個前提下,合作顯得尤為重要。因為公司與公司之間,平臺與平臺,機構與機構之間的競爭不是那么有價值。大家面對的是未知的、廣闊的,甚至是形態都不清晰的市場。面臨的是一個到今天為止,還沒有找到非常有效的盈利模式的市場。而我相信這個盈利模式不是今天所看到的,在未來幾年當中,是很多人的智慧一點一點像考古一樣刨出來的。絕不是像電子商務沿用這么多年的撮合,補貼,SEO模式。經驗自身并不重要,在電梯里站好自己的位置,保持一個基本的狀態,不被擠下電梯也許才是最重要的。

                          培訓機構:

                          山東培訓機構 四川培訓機構 品牌培訓機構

                          培訓中心審計

                          培訓機構自律公約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