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藝術培訓機構監管 英語培訓機構關門 藝人培訓 青春綻放十強海蝶封閉培訓 屏棄浮華保持個性 寧浩演員培訓班開課 世界500強工作規范9 The Valentine's Day 娛樂圈 培訓機構

                          幼兒培訓機構

                          薪酬體系更靈活 如今幼兒培訓機構受到幼師青睞
                          (原標題:薪酬體系更靈活 如今幼兒培訓機構受到幼師青睞)

                          原標題: 薪酬體系更靈活、發展前景被看好 如今幼兒培訓機構受到幼師青睞

                          據《青年報》報道,一直以來,進入公辦示范幼兒園工作是很多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生的“第一志愿”。不過,隨著就業觀念日漸多元化,如今一些幼兒教師也開始選擇到教育培訓機構工作,有的甚至是從干得“風生水起”的公辦示范園“跳”出來。為什么會選擇進入教育培訓機構工作?培訓機構與幼兒園的工作模式有何不同?青年報記者對培訓機構的老師進行了采訪。

                          看中廣闊前景辭職創辦培訓機構

                          在普陀區杏山路上,有一家周邊居民熟知且口碑不錯的“靈麟教育”,它的創辦人就是從公辦示范幼兒園“跳槽”出來的陸麗頻。自2013年創辦,僅僅用了三年多時間,“靈麟教育”就已經發展到一個總部、兩個分部、5000多人次學生的規模。而說起當初辭職創業,陸麗頻說父母差點都要跟自己斷絕關系。

                          “我經常做別人想不通的事。”回顧自己十余年的職業生涯,陸麗頻這樣說道。在她看來,自己畢業后做的兩次重大決定都是別人不理解的,一次是當初堅持留在市區幼兒園實習,一次是從公辦示范園辭職出來創辦培訓機構。

                          2005年,陸麗頻從上海行健職業學院學前教育專業畢業。作為金山區的定向委培生,按照常規的做法,她應該回金山找一家幼兒園實習,然后順理成章留園工作。但陸麗頻卻堅持選擇投簡歷到位于市區的上海市實驗幼兒園實習。“當時有句話,叫‘中國幼教看上海,上海幼教看實幼’,我就是想看看最好的幼兒園是什么樣的。”

                          經歷了一個多月的等待后,陸麗頻終于來到實幼實習,但擺在她眼前的是殘酷的競爭形勢。“當時有很多實習生,只有我一個人是大專生,其他人都是本科,而當年實驗幼兒園就只有一個編制名額,所以我留下的希望非常渺茫。”陸麗頻說,雖然知道留下的可能性不大,但抱著盡量多學本領的心態她還是非常努力,“經常自己加班,弄到晚上七八點才下班。”沒過幾個月,由于所跟的班上有老師懷孕,陸麗頻作為實習生開始進班帶班。又過了兩個月,幼兒園有一次派年輕教師到加拿大進修的機會,而這個機會最終落在了在英文方面刻苦鉆研的陸麗頻頭上。

                          從國外培訓回來后,陸麗頻直接被派到南昌負責紅谷灘分園的籌建工作,在那邊用一年多的時間完成了分園的招生、課程、科研、教研體系建設等工作后,她被召回上海。因為工作努力,能力出色,陸麗頻很快就成為實驗幼兒園的骨干教師,29歲時,她成為實驗幼兒園工會主席。

                          在外人眼中,年輕有為的陸麗頻前途一片“光明”,但2013年,31歲的她卻做出了辭職創辦培訓機構的決定。“別人都覺得我瘋了,父母也非常反對,幾乎到了要斷絕關系的程度。”陸麗頻說,她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出來闖一闖,“我覺得出來的話可能會后悔,但是不出來的話一定會后悔。”而支持她做出這一決定的,是多年幼教行業工作經歷讓她看到的上海幼兒培訓市場的廣闊潛力。最終,陸麗頻頂著巨大壓力創辦了靈麟教育,并在短短三年內就實現了盈利,“能做到三年不虧錢是很難得的,一般這一行都是5-10年才能保本。”

                          教育培訓機構是幼兒園的延伸和補充

                          每天面對的同樣都是小朋友,在培訓機構工作和幼兒園有何不同?對此,陸麗頻介紹說,從功能上來說,培訓機構其實是幼兒園的延伸和補充,小朋友在幼兒園里學到的是全方位的知識,而在培訓機構則是某個專項領域知識的學習和提高。相對應的,幼兒園老師和培訓機構的老師工作模式也完全不同,“幼兒園的老師樣樣都要管,要求是面面俱到;培訓機構的幼兒教師則要求必須有一項專項技能,要是某一個領域的精英,也就是一專多能。”此外,幼兒園老師上課都是面向小朋友,而培訓機構的老師除了給小朋友上課外,還有一部分工作內容是到幼兒園給一些幼兒園老師做培訓,“比如,我們這邊好幾個專業老師,都會定期去一些幼兒園給老師上課。”

                          也正是因為這種不同,使得培訓機構在年輕教師培養方面也與幼兒園不太一樣。陸麗頻說,因為培訓機構的老師要一專多能,所以,年輕老師在進入培訓機構后,她都要求他們盡快選擇自己主攻的方向,“目前靈麟教育一共有18位老師,英語、思維訓練、音樂舞蹈等課程的老師都是專業領域的,對于新進來的年輕老師,我會要求他們用一年的時間找準自己的方向,一旦選擇好了方向,公司也會提供各種機會和途徑全力培養他們。”

                          陸麗頻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出臺后,幼兒園面臨著較大的入園壓力,而社會上的教育培訓機構其實可以成為有效補充。她透露,考慮到很多二孩家庭帶孩子帶不過來,而幼兒園資源又有限,不可能開那么多托班,相關政府部門已在尋找一些教育培訓機構提供托管服務,上幼兒園之前的小朋友可以在培訓機構托管。

                          陸麗頻介紹說,上海市婦聯已經著手針對全面二孩而開設應對方案,明年將會推出相應的項目,這一項目今年已在做問卷調查,明年將會正式立項。“以普陀區來說,共有三家早教中心,針對的都是上托班的孩子,但還是滿足不了那么大的(孩子)量,所以政府部門也想讓社會培訓機構成為補充力量。”她表示,普陀區相關部門領導已到靈麟教育考察過,“我們的硬件、軟件條件都符合他們想要找的培訓機構的要求。”

                          陸麗頻坦言,對培訓機構來說,承擔這種項目是不賺錢的,“完全是承擔社會義務,為政府部門分憂。”而一旦明年這一項目上馬,培訓機構就需要補充人手,“所以我回行健學院做報告的時候,經常鼓勵學妹、學弟們好好學習,這是一個朝陽產業。”

                          工資體系更靈活工作時間更彈性

                          一直以來,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生的首選就業方向都是公辦幼兒園。由于公辦幼兒園的編制有上海戶籍方面的要求,因此,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學前專業畢業生的流向都是滬籍學生流向公辦幼兒園,非滬籍學生流向民辦幼兒園。但最近幾年,隨著培訓機構的大量涌現,再加上就業觀念日漸多元化,越來越多的畢業生在擇業時也把目光瞄向了教育培訓機構。“90后”的朱橋就是在當了一年小學老師后毅然“跳”到了培訓機構。“我實習時帶的是初三和高中生,工作后帶的是小學,而在培訓機構面對的是幼兒園年齡的孩子,剛開始一度也有些擔心不適應,但上了半年之后覺得還蠻喜歡的,就一直干到現在。”

                          說起公辦學校和教育培訓機構的差別,朱橋表示,公辦學校雖然很穩定,但上課卻比較累,“我在揚州那所小學時,學校實行的是大班化,一個班有五六十個孩子,我負責4個班的體育課,每周至少12節課打底,而且作為副班主任,還要協助班主任做一些管理工作,每周的工作量很大。”朱橋表示,除了工作量比較大,公辦學校的工資體系也比較死板,而且上下班時間卡得很嚴。

                          而與之相比,培訓機構在這些方面就要靈活得多,“現在在這里上課實行的是小班化,人數并不多,所以上課時不算太累。”朱橋坦言,培訓機構的工資更高,而且工資體系更靈活,實行的是多勞多得。此外,工作時間也很有彈性,沒課的時候也可以辦點自己的事情。而從職業上升空間來說,培訓機構也有一定優勢。如今,朱橋已是所在培訓機構的教務主任,以后一旦開分園,很有可能會被派駐為分園負責人。“隨著對培訓機構發展前景的看好,以后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愿意到培訓機構工作。”

                          (原標題:薪酬體系更靈活 如今幼兒培訓機構受到幼師青睞)

                          培訓機構:

                          中國古代的同性戀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金陵十三釵》南京選角 張藝謀培訓14歲初中女生

                          藝體類培訓規范 中山培訓機構

                          中國培訓發展研究中心

                          瑜伽培訓機構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