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先付費后培訓 網絡安全培訓 天使投資人培訓 申遺培訓計劃 培訓市場展望 2012年培訓市場的五大趨勢 培訓面面俱到 培訓回扣 培訓動態 培訓市場

                          校外培訓班

                          追問校外培訓班“一座難求”
                          靳曉燕

                          原標題:追問校外培訓班“一座難求”
                            校內減負,校外增負。

                            一方面是學校減負后的輕松自如,另一方面是校外培訓的熱火朝天。體制內的素質教育與體制外的應試教育離奇地組合在一起,構成了今天城市教育最熟悉的圖景。

                            小升初取消了,中考名額分配了,優質教育擴大了,均衡教育推進了,為什么學習壓力絲毫不減?為什么校外培訓愈加火爆,甚至“一座難求”?

                            追問一:教育政策的實施為何與現實背道而馳

                            初冬,入夜,霧霾。

                            3個小時的補習結束,大廈樓前人們進進出出。

                            無論天氣如何,劉女士都已經習慣了每個周末陪孩子到培訓機構學習。細數,已經一年有余。近在眼前的水果攤位燈火通明。課后,她總會到那里買些水果給孩子。她要讓孩子知道,生活的滋味是多種多樣的,不只是苦,也可以甜。

                            報道《瘋狂的學而思》將偌大的教育培訓市場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并持續在網上發酵。在劉女士看來,一次次報道之后,孩子們的負擔沒有減輕。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孩子就是在培訓班里“泡”大的一代,躲也躲不開,減負風暴過后,一切如初。

                            一邊是無法避免的無奈,一邊是義無反顧地投入。前段時間,培訓機構推出“雙十一”寒春聯報優惠活動,劉女士果斷刷卡,課程學習還要繼續下去。

                            “只顧校園減負,而不管學生整體減負的減負政策是鴕鳥政策。”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直言,發禁令容易,把責任推給培訓機構和家長也容易,但這無益于解決問題。

                            在熊丙奇看來,如果義務教育不均衡,中高考單一的分數評價體系不變,要想把學生從學業負擔中解放出來,是很難做到的——學校嚴格執行教育部門的減負令,減少考試、減少作業,可是,在激烈的升學競爭壓力下,離開校園的學生會一頭扎進校外培訓班。這不但沒有真正減輕學生壓力,還會增加家庭的焦慮和負擔。

                            “目前,中國家庭教育在為競爭而學,還不允許失敗。”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劉云杉教授如是理解,在這場競爭中,教育被徹底異化了,教育變成了家庭財產、家庭地位的保障。

                            追問二:學校課程能否滿足孩子需要

                            “學高就低”是劉女士送孩子到培訓班后聽得最多的一個詞。“學過機構里難的內容,學校的就不在話下。”

                            在劉女士看來,因為減負,在校時間縮減,學習方面基礎訓練肯定不夠。無論是基礎還是拓展,學校都無法滿足,就只能靠家長,靠課外機構輔導。

                            上培訓班,進入重點初中、重點高中、重點大學,進而找到好工作——無數個家庭都在這條鏈條下開心、失落、彷徨、奔波、糾結……在培訓機構里,通過比較記者發現,孩子們的童年都一樣,沒有誰比誰更輕松。面對精神日益緊張的孩子,陪學的王先生不免憂慮:這樣的生活會不會在孩子心里烙下一道抹不去的“傷痕”?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表示,在熱論培訓班是是非非的過程中,被模糊的是義務教育的宗旨、公辦學校的功能和政府依法行政的責任,被架空的是兒童權益,被犧牲和被剝奪的是小學生的健康、娛樂、生存和發展權。

                            追問三:家長為何變成“虎媽”“狼爸”

                            “這樣一路走過來,真不容易。”作家葉開慨嘆,“我的孩子已經長大,不報任何補習班,不參加任何輔導班,這樣十年下來,身上的壓力不可謂不大。看著同班同學都在父母的帶領下,沒有休止地奔走于各種課外班之間,我們只能佩服,也甘愿孩子在班上成績中游。”

                            家長們不心疼孩子嗎?不懂拔苗助長的道理嗎?接受采訪的家長們表示,除非你有與大環境抗衡的勇氣,或者你有能力去選擇一條與眾不同的教育道路,否則只能坦然面對現有的教育體系,去適應,去競爭,去更好地生存。

                            “減負將學校的主陣地讓渡,將教育的關鍵責任外包。而今,在校園表面的愉快背后,有多少身心疲憊的孩子與負擔沉重的家庭?溫情的人本主義者此刻已成為急躁的功利主義者,紙上談兵的‘蟲爹’完全敗給精明強干的‘虎媽’‘狼爸’。‘不能輸在起跑線上’,既是培訓機構蠱惑人心的廣告詞,也是家長們彼此綁架、推高投入的心魔。”劉云杉表示。

                            “只有切實推進義務教育均衡,同時深入推進中高考錄取制度改革,打破單一的分數評價體系,建立多元評價體系,才能給所有孩子良好的成長空間,也才能切實減輕家長的焦慮。那時,社會教育培訓機構,也會從目前專注于學科培訓(包括競賽培訓和考證、考級培訓),走向真正的興趣培訓,服務于學生的個性發展需求。”熊丙奇說。

                          培訓市場:

                          在線英語培訓風起云涌-培訓機構蜂起分搶蛋糕 培訓網 四大奇書 Confucius' Analects in Latin 釵頭鳳·唐婉 論語今譯12 五三二培訓體系 文登培訓 網購培訓 天津融資培訓 天價培訓 遂寧農民工培訓

                          培訓網站大全

                          一帶一路培訓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