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var id="tcecn"><strong id="tcecn"></strong></var>

          <small id="tcecn"></small>

        1. <td id="tcecn"></td>
        2. <dl id="tcecn"><ruby id="tcecn"></ruby></dl>

            <big id="tcecn"></big>
                1.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output id="tcecn"></output>
                  <mark id="tcecn"><ruby id="tcecn"><rp id="tcecn"></rp></ruby></mark>

                2. <big id="tcecn"></big>
                  <big id="tcecn"><strong id="tcecn"><tt id="tcecn"></tt></strong></big>

                  1. <big id="tcecn"></big>

                  2. <big id="tcecn"></big>

                        1. <td id="tcecn"></td>

                          <small id="tcecn"></small>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藝術培訓 藝人培訓 青春綻放十強海蝶封閉培訓 屏棄浮華保持個性 寧浩演員培訓班開課 世界500強工作規范9 The Valentine's Day 娛樂圈

                          藝術生培訓

                          (原標題:藝術生就業陷“培訓怪圈”)

                            做了一個“藝考燒錢榜”,有的家長甚至感慨,孩子從小到大學藝術的花費“肯定夠買輛好車了”!如此高的培訓成本,大學畢業后找個啥樣的工作才能“回本”?記者又花了三天時間進行另一項調查:藝術生畢業后都去哪里了。這一調查不要緊,一個意外發現讓人震驚:大量藝考生并沒有像普通文理類畢業生那樣四處求職,謀得一份穩定工作,而是利用自己的藝術專長辦起了培訓班,去賺藝術生的錢。用一個線路圖表述,就是已經形成“參加藝考培訓——考入大學藝術類專業——畢業后辦藝考培訓班再培訓別人”的怪圈。記者徐玉芹玄曉霞實習生孫洋洋

                            【美術類專業】有學校一個班1/3畢業生在辦培訓班

                            眾所周知,美術生向來是藝考大軍中的“大頭”。以今年藝考報名人數為例,占“半壁江山”的依然是美術類考生。數據顯示,2016年我省報考藝術類專業的104642名考生中,美術類考生就占了46576人。

                            與劉芳取得聯系時,她正在為第二天的兩個少兒美術班備課。

                            劉芳是2006年考入山東工藝美院的,2010年畢業。今年已經是她參加工作的第6個年頭。前4年,她都在家鄉日照一家美術培訓機構擔任少兒美術老師,每個月拿著固定的工資,朝九晚五上下班。2014年底,劉芳著手開辦自己的畫室。

                            最早動辦畫室的心思,是在2013年。“當時懷孕7個月了,還要按照單位的上下班靠點,即便沒課也要打卡,管理相對嚴格些,跟幾個回老家開畫室的同學吐槽時,他們都建議我自己干。”考慮到寶寶出生后需要照顧,劉芳就開始琢磨自己辦畫室,好讓將來的時間靈活些。

                            2014年底女兒年滿1周歲后,劉芳在家人和朋友的幫助下開辦畫室。第一年,劉芳僅招到了20個孩子,但一年后,陸陸續續就有100多個孩子來接受培訓。“按現在看,扣完成本,年底應該能收入小10萬。”劉芳說,當年同班的大學同學中,像辦畫室、工作室這樣單干的,能在1/3左右。“現在想想,找工作比自己干壓力小,但是整體上收入和自由度都相對低。”

                            和新生代不同,王先生是90年代大學生,1997年畢業于山東輕工業學院工業造型專業,當年畢業時絕大多數人更傾向于找個穩定工作,但前一陣子同學聚會,他發現全年級近百個同學中,已經有20人在做美術類培訓。“最初很多同學是從藝考培訓做起的,經歷了藝考培訓黃金季,就是2002年到2007年那幾年,當時山東藝考熱不斷升溫,都賺了個盆滿缽滿。不過后來美術生人數逐漸減少,不好做了,有的開始轉型做少兒美術培訓,也做的不錯。”

                            【器樂類專業】有畢業生干7年家教買下一房一車

                            上次做“藝考燒錢榜”調查的時候,記者就發現,聲樂、器樂類專業,是藝術類專業中最“燒錢”的專業。17日在山師音樂學院給女兒陪考的魏先生就透露說,他朋友給孩子找名校教授輔導,一小時友情價就得2000元。魏先生表示,他女兒從小到大學藝術的花費,10萬元肯定擋不住,花的錢“肯定夠買輛好車了”。

                            那么,最燒錢的聲樂、器樂類專業藝術生,畢業后又去做什么了呢?

                            張言,音樂類專業畢業生,2009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至今已當7年鋼琴老師。憑借鋼琴的一技之長,如今的她是個有房有車的“小富婆”。

                            和許多獨立辦培訓創業的音樂生不同,張言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正規培訓機構專職教師。但她戲稱,這是一份給自己“兜底”的活兒,因為這里交五險一金,有固定工資,不像自己創業那樣飄搖。張言坦言,入職時,她就跟老板達成了協議:工資比其他老師少一些,但允許她在機構沒課時“接私活”。所以她除了在培訓班代課,私下還有自己的學生。因為學鋼琴是個“長線”活兒,到現在為止,她已經積累了不少學生。“鋼琴和聲樂都是200元/小時,如果給中高考孩子做提高訓練,價格更高。”盡管還是“孤家寡人”,張言憑借教鋼琴的收入已經給自己買下了房子和車子。“算起來,學的時候高投入,現在也算是高回報了。”

                            和張言一邊工作一邊接“私活”不同,鋼琴科班出身的王娟辭職在家。如今已經是兩個孩子媽媽的她,每天在家里等學生上門。大兒子4歲,小兒子不到1歲,為了騰出時間照顧兩個孩子,王娟只收了5個同小區的孩子。5個孩子排好班,每人每周一次課,200元/小時,一天教一個。“跟上班族差不多,正好4000元/月。”

                            等孩子長大上學了,是否還會出去找工作?“不一定,可能會多收幾個孩子,因為教課不比上班掙得少,還能顧上家。”

                            【編導專業】有學生大二開辦培訓班到大三就買了一輛車

                            與音樂類專業的“最燒錢”,和美術類專業把板凳“坐穿”的枯燥相比,廣播電視編導算是最容易速成的藝術類專業之一了。因為不需要功底,又容易“速成”,此類專業常常被文化課成績一般、又沒有藝術功底的學生當做上大學的“捷徑”。報名人數幾乎是逐年上漲。

                            以2016年為例,今年我省編導類專業報名人數高達18069人,比去年又增加了209人。

                            和編導類專業一樣容易“速成”的“第三類”專業還有戲劇影視文學和播音主持。

                            相對而言,此類專業容易短期“速成”,盡管培訓期較短,但人數較多,只要抓住時機,每年也能賺個盆滿缽滿。小馮,山東藝術學院編導專業2010屆畢業生,畢業當年他并沒有打算找工作。因為從大二開始,他就已經開始自辦編導專業輔導班,早早嘗到了“甜頭”。“學費、生活費都解決了,大三還買了一輛車。”

                            畢業后,小馮回到濰坊老家,租了場地,開始全力招生。“創業有壓力,但干得也起勁,頭一年我們就招了80人。”小馮說,當年的學費還是3500元/人。為了節約成本,小馮把大學時教過的優秀學生請回來當助教,“既能節約些成本,助教們又對專業比較了解,也能隨時給學生指點。”


                            算上大學時期的辦學經歷,今年是小馮辦培訓的第8個年頭。8年的時間,助教隊伍里足夠遞補上好幾批畢業生,成績優秀的學生,還能漸漸幫小馮代課。曾給小馮的輔導班代課的王宇,在大學本科畢業前也有了自己的學生。“因為有過上課經驗,去培訓機構應聘兼職老師沒什么問題,一個暑假,大學學費和生活費差不多能賺出來。”如今的王宇已經在攻讀研究生,課時費較當年也漲了不少。他表示,有了兼職上課的收入做參照,將來找工作時會“挑剔”些。“但是從師哥師姐的就業情況看,超越現在收入水平的工作實在不多。”

                            不過,也并不是所有藝術類專業畢業生都有這種便利。有的專業,比如表演類專業,因為這類考生本來人數就比較少,培訓市場也相對成熟,單個人很難介入,不少人選擇了當老師、開服裝店或改行,倒也是不錯的出路。

                          娛樂圈:

                          中國古代的同性戀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金陵十三釵》南京選角 張藝謀培訓14歲初中女生

                          藝體類培訓規范

                          感謝您訪問本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